紫气阁 > 古代人保护区 > 88.第八十八章

88.第八十八章

紫气阁 www.ziqige.com,最快更新古代人保护区 !

    这是防盗章节, 穷是第一生产力,你的支持是路七最大的码字动力~

    蹲守在墙角的人一拥而上,将刘老三连同牛车上的水桶, 围的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京城的水井越打越深,水质混浊还带着土腥。

    大人还好,孩子老人体弱, 喝了腹泻呕吐的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家世显贵的门户,则派人去城外山里运水,而普通的人家,便捏着铜板,眼巴巴的等着人来卖水。

    只是卖水的人少,喝水的人多。

    抢到的人喜气洋洋, 后来的人抓着钱袋子,满脸失望。

    有人不死心, 围着牛车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眼尖的发现刘老三脚下用破包袱盖着一个水囊, 伸手就想去抓:“这不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刘老三凌空一鞭子,唬的对方抖了抖:“莫上手,莫上手,这水我送往城北的。”

    “城北……”对方念着这两个字,意识到什么, 连忙松开手,“快去、快去。”

    人群来得快, 散的也快。

    刘老三抬起头, 目视前方, 似是视线透过街头的城楼,看见了巍峨的祭天台。

    北城,祭天台。

    御林军动用了千人在外围拦截,还是拦不住不断从外面涌入的人潮,他们抬头仰望着台上的人影,眼底带着敬慕和渴望。

    那是个一身白衣的青年,身形消瘦,乌发盘起,五官清隽。

    他盘腿而坐,双眸紧闭,眉间微皱,带着忧思,细看又沁着些悲悯。

    围观者心思各异,有人满目担忧:

    “国师祈雨七天,滴水未进,粒米未吃,这样下去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,你个乌鸦嘴,说什么不吉利的话,国师通天地,问鬼神,自是洪福齐天。”

    有人满脸惊叹:

    “还道老国师仙逝后,新任国师年岁不足,不堪大任,不曾想这祭天七日水米未进,却稳如青松。”

    也有人八卦:

    “陛下连下三道金牌,令国师祈雨,点名要遵古礼。古礼可是绝食绝水,不见雨落就生祭上苍。传言帝师不和,你说陛下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慎言!慎言!敢议天家之事,你是有几颗脑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台上的人对台底下的动静充耳不闻,

    终于,他似是听见了什么,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远处半空中,一只半红色的纸鸢挣扎着,拉扯着风铃往下坠落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——”

    “叮铃铃——”

    叶长谦右手撑地,想自行起身,只是身体刚动,眼前便如泼了墨似的,阵阵发黑。

    身旁有护卫看着他摇摇欲坠的身体,双眼都是血丝,连忙过来搀扶起来他。

    “国师?”

    台下细碎的交谈声戛然而止,只有突如其来的风,扯着祭天的旗帜,呼啦啦的招摇着。

    他们视线集中在祭天台上——

    那人身形消瘦,挣脱了侍卫的搀扶,一点一点的,摇摇晃晃的站稳了。

    叶长谦抽出侍卫的匕首,在自己手腕上割了一刀,鲜血顺着手臂滴露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就着满手的鲜血,他两指并起在眉心抹了一道,涂染了最艳丽的一抹血色。

    风鼓起了他的衣摆,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嘶哑,却清晰的台下每一个人耳中:“民生多艰,我愿以十年寿命祭苍天,换取雨泽大地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只听“轰隆!”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一个闷雷在天际炸响。

    接着,人们只觉得脸上一凉,再抬头,已经有密密的雨珠砸落下来。

    漂泊大雨顷刻间覆盖了整个大地。

    无数人脚下一软,跪在了地上,再看台上之人,雨幕之下如苍松挺立,宛若神明。

    “国师——”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,那人立在漂泊大雨之中,耳中的耳机正传来另一个世界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次人工降雨只能维持两个小时左右,不过冷空气已经北上,两天后北方应该会出现大规模降雨。”

    叶长谦眼神一松:“有劳各位。”

    “医生已经准备好了,就在祭台殿内等着,你现在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无碍。”叶长谦依旧保持着他那张悲天悯人的脸,低头看着台底黑压压跪成一片的人民,沉默了一会儿开口,“你们那是不是有这么一个词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封建迷信。”

    “…咳咳…您说笑了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世界的人在此交汇,上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舞台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百年前,某考古队在探寻古城遗址的时候,意外的发现了一个从来没有人踏足的区域。

    那里如同书里的桃花源,完全和世界隔绝,保留着古代的帝制,古代的生活生产方式,古代的文化习俗……俨然一个独立古代世界。

    在经历几年的考察之后,一纸研究报告呈现在了最高领导人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同年,相关组织决定,将古代区域入口封闭,成立保护区。

    挂牌,古代人保护区。

    于是,一批又一批相关的工作人员进驻到了保护区,而与此同时,为了保护区工作的顺利展开,也为了维护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……一个独立皇权之外的强权协助,成了必要条件。

    一场造神计划也由此展开。

    于是,国师说要有雨,世界就迎来了一场人工降雨。

    她重新套上鞋子。

    茶馆老板可能心比较大,仓库重地,不仅后门大开,而且只有一个昏昏欲睡的老爷子守着,连自己这么大动静都没能吵醒。

    她踩了稍稍试了试,确定老爷子跟周公老人家聊得正欢,一时半会估计是醒不来了,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,对着这后院打量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家茶馆不亏为老字号,就连个仓库,也装修的颇为文雅。

    院子里几间屋子差不多大小,里面屯着的货物可能有所不同,所以为了区分,门外或挂有木牌,或挂着门匾。

    江南绿、满江红、雪里白、百花宴……起的简单且朗朗上口,题字用的是柳体,但是字写的一般——

    柳体?

    之前没有在意,其实现在回想起来,茶馆前门挂的招牌,似乎用的也是柳体。

    要是没有记错的话,这个世界的艺术文化圈,虽然华夏文明的轨迹有重叠,也有相似,但是更多的还是独立发展的。

    所以,这边古代区历史上没有盛唐这一个朝代,也没有出现柳公权这个书法大家……自然就没有柳体这一说。

    余初想起了怡春院那群人。

    还有怡春院门前那幅不工整且俗不可耐的对联:赤橙黄绿青蓝紫,一枝红杏出墙来。

    她意识到什么,走近一个屋子,伸手抓住写有“满江红”的木牌,将牌子翻了过来。

    后面密密麻麻刻满了字母,小写,带有声调——汉语拼音。

    音译如下:

    “恭喜你,我的同僚,在你睿智英明的推断下,寻得线索一条。

    下面,请允许我指引你正确的方向。

    请左走三十步,右转,七十余步,见树右拐,行四十步。

    您会得到下一步指引。”

    传言,卢戈在入伍前是职业选手,曾经代表俱乐部和国家,参加过不少世界级的竞技游戏。

    余初脸揉了揉太阳穴,这位大佬的二次元的画风——

    颇具特色。

    她跟着汉语拼音的提示,左走三十步,刚刚走到走廊尽头。

    右转朝向院子,院内大雨倾盆,她的步伐很果断,一脚踏进雨幕里。

    直走七十几步后,果然看见一颗桂花树,枝繁叶茂,落雨滴成帘。

    余初右拐,直走四十步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——这是一口水缸,直径约有一米有余,是古代人储水用的常见器皿。

    深棕色,无盖,做工粗糙,釉面斑驳,就像是多年前,从哪个杂货铺直接拉来的,没有任何特色和特点。

    或许是连日大雨的缘故,水缸里灌满了清水,从余初站着的位置往下看,一眼就能看见底部。

    要说真的有什么特别的话,这口大水缸边缘刻浅褐色部分,有着一圈字母:JUMPDOWN(跳下去)

    余初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路辛苦找到这,淋了半天雨,现在全身上下没一根毛是干的。

    最后线索的终点,指向让她去跳一口清可见底的水缸。

    很好。

    余初抬头,脸被大雨冲刷的几乎睁不开眼睛,春雨的凉意顺着毛孔浸入神经。

    她脑子越发清醒,视线盯着字母发呆了几秒,一抹脸上呼啦啦淌着的雨水。

    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这院子收拾的十分干净,满眼看去,都是些大树小树花花草草,连杂物和石块都难以见到。

    她还是走到了后门前,弯腰将矮石墩子搬了起来,才算是找到了武器。

    余初体型不大,力气却不小,一路扛着石墩子回到院子,又重新站回了那口水缸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