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气阁 > 古代人保护区 > 136.第一百三十六章

136.第一百三十六章

紫气阁 www.ziqige.com,最快更新古代人保护区 !

    这是防盗章节, 穷是第一生产力,你的支持是路七最大的码字动力~  驻地四大区, 共计十二个食堂, 医院食堂能杀入前三,小笼包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余初安置完古代小男孩,天已经蒙蒙亮了。

    一夜未睡,她肚子早就饿过劲了,买了俩花卷随意啃了,然后准备去小笼包的窗口排个队, 给自家领导带上两笼。

    那人除了工作, 其他方面都是一团糟,脾气不好所以人缘一般, 生活没有规律,作息颠倒,三餐不定。

    开始还会劝上几句,后来知道是无用功,就定期去看看那人, 带个早餐水果过去, 顺手替他收拾个屋子。

    慢慢的, 两人也形成了一种默契。

    今天排队的人比预想中的要少, 一眼看去,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排着, 一度让余初怀疑自己走错了地儿。

    她退后了了几步, 抬头重新看了招牌, 才确定自己没排错。

    和往日动不动排到餐厅门口的情形相比,今天实在过于冷清了。

    排队的人少,早餐很快就买好了。

    两笼小笼包,一杯甜豆浆,一个鸡蛋煎饼,一份蛋炒饭,两根玉米。

    两人份的量,吃不完可以留到中午热一下,凑合着当个午餐。

    余初将打包好的早点拎在手上,走出了大门。

    外面太阳刚刚升起,黎明的光温暖却不灼人,清晨的空气还带着微微的潮气。

    余初在界市呆了半个月没有回地上,沐浴着阳光,呼吸着久违的空气,伸了个懒腰

    封肃不爱热闹,住处也选在离宿舍楼最偏僻的区域,从医院到他的住处,要横跨半个驻地。

    走了一小半后,余初发现出不对劲来。

    ——驻地区卫,今天出现的似乎太多了。

    一队队的制服的人行色匆匆,像是要赶去什么地方,即使和她擦身而过,也没有停留片刻眼神。

    余初停下脚步,视线看向他们离去的方向……

    是界门。

    古代世界有天然屏障,从外界无法进入,也无法探知,隔绝于现代世界。

    像是从未被发现桃花源,又像是只是叠加在一块的两个平行世界。

    互不干扰,各自繁衍。

    直到“界门”的发现。

    那个位置一直是重中之重,一线指挥部干脆直接在附近落成,方便警戒的同时,也方便协调。

    所以——

    是界门出事了。

    还是指挥部出事了?

    ***

    封肃住在三楼。

    余初刚走到楼梯口,就听见了隐约的争吵声,一男一女,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封肃的声音非常有辨识度,即使压低了嗓门,也知道是他。

    而争吵的另一方,情绪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封肃长成那样,即使性格一般,素日里绯闻女友也不少。

    比如后勤部门那个甜美可人的小莉,比如医院那个温柔如水的苏医生,又或是区卫帅气逼人的小徐姐姐……

    无论对象是谁,这种场合下,自己的确是不适合进去了。

    余初正考虑是走过去把早点放门外,还是直接扭头回去比较好,就听见争吵声音中,出现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封肃,你把余初带走的时候,我说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往前走了几步,封肃压低的声音也清晰的传来。

    “是,当年你的确什么都没有说,就连她爬上楼顶了,你们也是冷眼旁观,一句话都没有开口,你们联合冷暴力,不就盼着她能从楼上跳下去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“怎么想的,你们自己心里清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年的记忆太过模糊。

    余初只记得那天的风有些凉,她坐在楼顶,长发散开,糊了半脸。

    她曾经熟识的那群人正站在楼底,抬起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可能是风的声音太大,她一句话也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也可能,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不过,也不怪他们。

    余初半蹲在地上,将打包好的早点放在地上,双手抱膝,盯着地板砖。

    可能要下雨了,地板砖的缝隙里,密密麻麻的蚂蚁蜿蜒成一道不规则的曲线,正在搬家。

    有细小的食物残渣,在黑色的蚂蚁洪流上下浮动。

    她从早餐袋里拿出一个汤包,自己先咬了一口,在剩下的部分里,掰出一小块,扔在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里面的争吵,开始进一步升级。

    “现在国师失踪,京城动荡诡谲,鸽者一名也联系不上,自由人也不知去向,我们甚至连里面发生什么情况都不知道…”

    女人基本失去了理智,声音颤抖着,有些歇斯底里:“谭宪也被捕了,生死不明……封肃,你还不明白吗,那边已经变天了!”

    封肃冷笑:“即使古代区变天了又如何?驻地四大区,有两个区正在连夜商讨对策,你为什么偏偏要拉上余初?这跟她有什么关系?她已经从一线退役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欠我们的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余初手中最后一点包子屑都落在了地上,蚂蚁们一拥而上,将包子屑团团围住,眨眼间汇入了运输洪流之中。

    她拍了拍手上的残屑,不再听里面的争吵,拎着早餐起身,走到了走廊的另一头。

    在拐角的地方站好,听到争吵声越来越小,直到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紧接着是门打开的声音,有脚步从屋子里走了出来,步伐虚浮,踉踉跄跄的消失在了走廊里。

    余初从死角的地方慢悠悠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封肃的门是虚掩的,余初在门口停顿了片刻,推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屋子里似乎还残留着硝烟战火的味道,几把椅子东倒西歪,杯子的碎片到处都是,沙发套一角脱落,露出沙发灰色的内胆来。

    烟灰缸半扣在桌子上,被茶水浸透。

    某人坐在沙发上,穿着一套灰色的休闲服,大概是刚洗完澡,短发都是濡湿的。

    一张雌雄莫辩的脸彻底黑着,听见开门的动静,抬眼瞬间,布满血丝的眼里冷意凛然。

    余初扶正倒了椅子,捡起扔在地上的抱枕,将手中的早点放在茶几上,仿佛没有隔门旁听这场风波,语气随意:“肃美人,我刚从医院出来,给你带了你最喜欢吃的小笼包。”

    封肃: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手里捏着一支烟,不知道是想到什么,还是余怒未消,手腕还微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另一只手握着只塑料打火机,点了半天,也没有点起烟来。

    余初走上前几步,将封肃嘴里的没点着的烟给抽了,顺手把他的打火机也一并接了过来,扔到了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来得及吃早饭,一起。”

    封肃抬头看着余初的脸,不知道是看出了什么,还是因为什么都没有看出,周身的低气压一下子就散了。

    他垂下眼帘:“好。”

    医院的小笼包还是那个味道,肉质鲜美,汤汁浓郁,葱香和调料混合的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余初两口一个,吃的十分满足,眉眼舒展,气色红润。

    她吃完自己的这一笼,见封肃正在发呆,面前的小笼包几乎没有动过,从凳子上站起来,悄悄伸出了筷子——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封肃将余初的筷子打偏,好看的眸子微敛:“余初,你胆儿肥了,我的食你也敢抢。”

    “这顶多算偷。”余初放下筷子,抓着玉米,从当中折断,一截扔给封肃,另一截自己啃着,“再说,偷吃的哪能算偷啊。”

    封肃一口一个小笼包:“这医院的包子是越来越难吃了。”

    余初见杆子往上爬,第二次伸出筷子:“那我勉为其难代劳——”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再一次被封肃打偏了。

    封肃冷笑,视线落在余初身后的房门上,一语双关:“我的东西,来抢枪试试?”

    将最后两个包子一起塞进嘴里,当骨头卡啦啦给嚼了,上下牙齿用力咬合,像是咬着谁泄愤。

    一顿早饭,两人胡闹着吃了半小时。

    将最后一口蛋炒饭塞进肚子里,封肃从厨房回来,抱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,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:“听小周说,你捡了个孩子去医院?”

    余初啃着第二根玉米:“那孩子因为伤口感染高烧不退,李医生动的手术,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,你记得给我补个书面申请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派完活了,自己总不能闲着吧。”

    封肃半抬着下巴:“界卫退役和调任的人选已经确定,我想趁这个机会,将剩下的人打散重新编制。你对他们了解,这几天都留在我这帮忙整理整理档案,写写规划草案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活,你还是找小周吧。”

    余初将啃完的玉米棒子扔到垃圾头,抽出餐巾纸,擦了擦手:“他是小队队长,分组副组长,头脑灵活有想法,干活细致认真……”

    封肃脸色一下子变了,他抬头看着余初波澜不惊的脸,手抓着杯子,似是意识到了什么,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进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