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气阁 > 霸婿凌杰(又名:不败战神 ) > 第668章 你应该敬我如敬神!

第668章 你应该敬我如敬神!

作者:凌杰苏紫烟小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秒记住【紫气阁 www.ziqige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一旁的方楠看到的凌杰,却和凌杰自己感受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在方楠眼里,凌杰此刻仿佛变成了一头凶猛的野兽,发疯的在冲刺某个无形的境界。失败了一次又一次,每一次都遍体鳞伤。然而凌杰却仿佛不知道疲倦一般,一次次的往上冲锋。

    这样的精神,勇略,深深的震撼着方楠。

    方楠虽然和凌杰接触的时间很长,而且也是凌杰的女人。但是方楠更多的是看到凌杰风光和忧愁的一面。从未见过凌杰在修行路上,付出了这么大的努力。

    原来,凌杰不是神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不断往前冲锋的勇士。

    在风光的背后,是凌杰付出十倍努力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当凌杰最后一次发起冲锋的时候,方楠分明感觉到,凌杰整个人身上的气势都变得不一样了。仿佛扑火的飞蛾,飞度的羚羊。

    哗啦。

    整个房间里的情况为之一震,凌杰仿佛海上升起的一片绿洲,跃然而行,凌空蜕变。

    凌杰蜕变了。

    方楠都清晰的感到,凌杰的生命力和之前完全不同。仿佛变成了一种更高级的生命体。完成了某种玄妙的进化。他身上的气息,眼界和气质,都和之前完全不同。仿佛和周围的天地都融为一体了。

    天人境!

    “天人境,我凌杰,终于在今天,突破了!”

    凌杰忽然爆发出一股狂野的嘶吼声。

    压抑了许久的情绪,终于在这个瞬间爆发了。

    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引导。助我突破天人境!”凌杰恭敬的抱拳行礼。

    这一次突破对凌杰来说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突破之前,凌杰说什么都不可能和青云真人抗衡。毕竟青云真人本身就是天人境的高手,而且比地煞还要强大一些。如今。凌杰实打实的突破了天人境。意味着凌杰靠自己的实力就可以对抗青云真人了。

    三江行省的局面,从这一刻开始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。

    雪姬的眼神变得慈祥,仿佛在看一个孩子一般的看着凌杰:“不错。你的天赋很好。只是见到一次我的金丹,就可以顺势突破天人境。这的确超出了我的预料。看的出来,我没有找错人。金丹的好处,你可以留着以后慢慢使用。如果狮是在遇到问题,可以使用你的赤阳血唤醒我的那一缕残魂。记住,只能有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凌杰连连点头,脸上掩饰不住的感到兴奋:“前辈放心。我都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雪姬这才继续道:“现在,我第三样东西也给你。那是我的一本随身笔记。上面记录着我的所见所闻所感。也关系到赤阳血的终极秘密。你以后有时间可以慢慢看。不过我有些东西并非用文字记录,而是用的符文,你需要境界提升以后才能够慢慢看懂。”

    说完,雪姬扬起右手,一本黑色的古书缓缓出现在凌杰面前。

    羊皮封面,看起来十分古拙而有韵味,每一寸地方都仿佛记录着古老的生命和岁月沧桑。

    对凌杰来说,这份笔记,或许才是最珍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毕竟记录着雪姬一生的见闻。

    手下笔记本,凌杰的态度变得无比恭敬:“多谢前辈了。”

    雪姬仿佛完成了天大的事情一般,身上的气息也变得平静了很多。

    没有了之前的豪迈,也没了之前的锐利。那团光影组成的影子,开始变的虚幻。

    “诶,两百年了,我终于找到了传承者。雪姬,可以长眠了。凌杰,未来的世界属于你。修者的世界。也需要你去推开一道一道大门。揭开这个世界的真相。我已经老了。无可奈何。”雪姬感叹一声,抬头看着头顶的天花板:“棺椁,你就不要看了。里面是我的一片骨灰。尘归尘,土归土,两百年时间里,留下来的只有我的金丹。”

    “修者之路,等你去开启。未来的征途,靠你自己去走。再见了。”

    留下一句话,雪姬的身体越发的涣散,最后直接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!”

    凌杰大叫一声,冲过去想拉着雪姬。奈何对方只是一个影子,任凭凌杰如何用力。都无法留住这影子。最终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虚影消失。

    没了。

    都没了。

    凌杰疲惫的伏在地上,静静的看着前方的棺椁。

    刚刚发生的一切,如梦似幻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。

    若非凌杰手里还拿着墨梅尺,金丹和笔记本。凌杰自己都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居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时光流逝,凌杰伏在地上久久无语。

    虽然是初次见面,虽然双方只有短暂的聊天。但是凌杰分明感觉到,雪姬是自己久违的亲人。她的离开,让凌杰感觉失去了自己的至亲之人。

    “凌杰。雪姬前辈,已经长眠了。”方楠走上前,伸手扶着凌杰的肩膀,颤声道:“如果她还在的话,也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。她最后说,修者之路,等你去开启,未来的正途,靠你自己去走。你要振作起来啊。”

    凌杰转身,紧紧的拥抱着方楠,眼睛不知不觉就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方楠紧紧扑在他怀里,良久没说话。

    凌杰喃喃道:“我就是感觉雪姬太可怜了。一代天骄,最后却被一个负心汉给害死了。本来,雪姬的光芒可以更加强烈的。”

    负心汉。

    凌杰不知为何,对法度这个老和尚感到歇斯底里的愤怒。

    太可恶了。

    方楠道:“的确如此。学籍前辈何等风华。真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沉默良久,凌杰上前把雪姬的棺椁恢复原来的状态。然后对着棺椁三拜九叩:“前辈,你对我有开启蒙昧之恩。更有传功山海之情。你就是我的引路人。您的恩德,我凌杰这辈子,没齿难忘。你放心,我必定会传承你的意志。完成你生前未完成的宏愿。而且,我答应你,为你揭开赤阳血的终极秘密。为你揭开这个修者世界的最终秘境。”

    凌杰再次磕头在地。这才站起身。

    方楠道:“凌杰,我们现在要离开了么?”

    凌杰摇头:“不必着急。之前雪姬前辈的幻影持续时间有限,我没办法多聊。但是这个地方对我意义非凡。而且这里的空气都被棺椁金丹长时间的浸染过。非常适合我修行。我在这里闭关半天时间吧。把我突破之后的诸多细节好好的数梳理吸收一下。”

    方楠没多说,点点头。

    收起心思,凌杰很快盘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一刻,凌杰的心态变得出奇的宁静,豁达。

    脑海中,开始梳理刚刚突破的细节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突破了天人境。而且是月牙脉轮和精神脉轮同时突破。但天人境内真的诸多细节和感悟,我却没来得及梳理。现在,要好好的感受一下,否则在战斗的时候,我压根无法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力i。”

    突破和战斗力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凌杰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“天人境是什么?本质上是天人合一。上可感应天的奥妙,下可感悟大地的真意。我在强势的气息冲击之下,忽然突破,反而把这些感悟给忽略了。现在。我要重新捡起来。”

    凌杰心情十分平静。

    开始一点点的回望过去。

    从垂钓开始,从那之后的所有感悟,凌杰都重新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果真,随着凌杰仔细的体悟,那些涣散的天人境意境,慢慢的凝聚成型,在凌杰体内不断的壮大。最后配合凌杰的境界,开始成型一个完整的天人境武技体系。

    天,我凌杰就是自己的天。

    地,我凌杰就是自己的地。

    天人境,就是我凌杰

    天人境是一个全新的境界。凌杰的眼界和身体都有本质的变化。看问题的角度和高度也不一样了。足足耗费了六个多小时的时间,凌杰才对精神脉轮和月牙脉轮感悟完成。自问可以爆发出百分百的实力了。

    凌杰这才站起身:“走吧。我们是时候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来到房间门口,凌杰回望这漆黑的屋子,只见屋子里充满了阴暗和灰尘,还隐约的散发出血红色的余光。

    实在难以想象,一代天骄雪姬的坟场,居然如此的简单。

    “诶。”

    凌杰心中叹了口气,随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方丈早早的在外面几百米的山坡上等待着。看到凌杰出来,方丈忽然上前,恭敬的冲凌杰双手合十:“阿弥陀佛,看来施主已经得到了雪姬大人的传承。恭喜施主。”

    “方丈有礼了。”凌杰恭敬回礼。

    此刻凌杰已经知道,方丈是友非敌。

    此前凌杰问过这个问题。方丈的回答是——亦敌亦友。

    当时凌杰并不明白其中的道理。现在,凌杰明白了。

    若非方丈让自己进入屋子里,凌杰无法得到雪姬的传承。更谈不上突破天人境了。

    方丈轻笑道:“想来施主心中已经有了诸多答案。我没什么好说的。就是告诉施主一句话——我师父法度愧疚一生。一直想弥补雪姬大人。那一次错误的选择,法度大师也是被人利用了。既然施主传承了雪姬的意志,那么对我千佛寺来说,施主就是雪姬了。以后如果有需要。施主可随时来我千佛寺。千佛寺,就是施主的家。”

    凌杰略微好奇的看了方丈一眼:“千佛寺,很强么?”

    方丈轻笑道:“看来施主有所不知啊。千佛寺本来就是法度大师创立之后相助雪姬的。隐藏的大boss。可惜最后被人利用了。我千佛寺的实力,你根本想象不到。”

    凌杰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这都可以么?

    太可怕了啊。

    凌杰问了一句:“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方丈再次单掌做礼,轻声道:“阿弥陀佛,出家人不装比。我千佛寺出自法度师父。自然不弱。这么说吧,在雪姬死后,符箓老人仍旧不敢回到汉江。而是在川南森林设立黑龙谷。其实就是惧怕我千佛寺啊。多少年来,符箓老人千方百计的想要找到雪姬的金丹和墨梅尺。以他的聪明才智,自然想到雪姬的尸首可能在我千佛寺。可,他不敢来。”

    方丈说的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但凌杰已经能够深深的感觉到,千佛寺的实力非常强大。

    连符箓老人都不敢回家,就是因为惧怕千佛寺?

    再说了,雪姬的金丹在这里保存了两百年。一直相安无事。足以说明千佛寺有着超出寻常人想象的实力。

    凌杰心中很吃惊。

    真是没想到啊。三江行省的格局如此波云诡谲。一个千佛寺,就让符箓老人不敢靠近了。这么说来,千佛寺的实力至少比黑龙谷要强的多。

    “施主,言尽于此,我们有缘再相见。”方丈上手合十,喊了一句佛号:“阿弥陀佛,愿施主一切安康。”

    留下一句话,方丈急匆匆的走了。

    凌杰心中本来还有很多疑问想开口,结果方丈直接跑了。

    凌杰无奈,只好带着方楠离开千佛寺。

    走出很远的距离,凌杰抬头回望这座古刹,只觉它屹立在一个山顶之上,仿佛和周围的山川融为了一体。山顶上隐约有红色的光芒在闪耀,妖艳而诡秘。

    凌杰一时间良久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经历的越多。站得越高,凌杰越发的感觉到三江行省的不简单。

    千佛寺,黑龙谷,符箓老人,青云真人,法度,千佛寺方丈哪一个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而当凌杰站在山谷之下的时候,压根接触不到这些大佬可怕。

    雪姬说的对,当你的实力越强的时候,越要保持谦卑。

    谦卑若愚。

    凌杰对这四个字,有了非常深刻的理解。

    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,方楠撑着伞,跟在凌杰身边,两人顺着山脊缓缓下山。抵达山下的古道,方楠道:“凌杰,现在我们去哪里?”

    凌杰道:“所有的隐患都消除了。明天就是我和青云真人相约宁古塔相见的时间了。是时候,和青云真人做一个了断了。”

    有这一次的奇遇,凌杰压根不怕青云真人了。

    方楠道:“我们要先回一趟云河旁边垂钓么?”

    “不垂钓了。直接去宁古塔附近休息吧。”凌杰伸了个懒腰。都突破天人境了,还垂钓个锤子啊。

    凌杰是个很现实的人好不好?

    方楠笑了一下,没说话。当晚,两个人来到宁古塔的废墟之上,搭建起*。开始在这里度过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深夜,天朗气清,凌杰在*外铺了一张草席,两个人躺在上面看星星。

    大雨刚过,天朗气清。

    山里的空气都十分明晰。周围鸟语叽叽喳喳响个不停,端的是一副如诗如画的画面。

    方楠依偎在凌杰怀里,数着天上的星星,喃喃道:“都说人死了会变成天上的星星,你说这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凌杰道:“或许是的吧。你怎么想到这么长远了?”

    方楠道:“有一天你会死,我也会死。我想化成天上最靠近你的那颗星星,继续陪伴在你身边。这样我们就能够永生永世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凌杰忽然沉默了。

    方楠是个好女孩。

    跟随凌杰以来,一直在默默的付出,从未索求。这让凌杰心中十分内疚。忍不住伸手抱住方楠。

    他想说点什么,话到嘴边却发现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方楠道:“凌杰,你不用说什么,能够做你的女人,我感到很开心。今天这里的天气不错,适合我们两个人好好的。你躺着别动,我来”

    说着,方楠翻起身,弓着身子

    五月十一号。

    这是青云真人登基大典的时间。

    天色刚刚蒙蒙发亮。

    三江行省各行各业的大佬纷纷登上玄清门,再次送上重礼,给青云真人这位武界巨擘祝贺。虽然之前食言过一次。但是青云真人的威望太强了。食言一次并不影响大家对他的敬重。

    玄清门,再次迎来人山人海的场面。

    中央大广场上,数万人集聚在这里。远远的看着前方搭建好的巨大祭台。

    这高台,就是青云真人一会儿要登基的地方。

    非常气派,让人看的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啊,曾经为三江行省创下了无数奇迹的青云真人,终于要再次出山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青云真人出山,必定直接压过凌杰。带领我们整个行省武界更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青云真人执掌整个行省的一切大权,才是众望所归啊。毕竟他曾经创造过巅峰和盛世。这不是凌杰可以比拟的。”

    “凌杰都被红盟会给开除了,还有什么好说的。凌杰和妖兽来往过密。连红盟会都不要他了。就他这样的垃圾,也想和青云真人争锋?简直痴人说梦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凌杰的时代已经结束了。哦不,他压根没有时代。就是个垃圾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群情汹汹,纷纷支持青云真人。

    而在人群外面,两个人远远的观察着这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凯斯龙,以及全身裹在黑色斗篷之中的万弘。万弘开启引魂之躯后。容颜大改。不人不鬼,已经没办法出现在人前了。

    看着这滔天盛世,万弘喃喃自语道:“青云真人的影响力还真是大啊,明明食言过一次,但是大家对他的热情和崇拜却丝毫未见。不愧是曾经缔造过传奇的人。我万弘自愧不如。”

    凯斯龙喃喃道:“不错,当年青云真人带领玄清门疯狂崛起,力压群雄。最终登顶。成为玄清门有史以来第一位达到过这等巅峰的掌门。你我自然无法与之媲美。这一次凌杰只怕要倒在青云真人手上了。”

    万弘道:“凌杰没可能崛起了。这一次红盟会主动开除凌杰。算是给凌杰一个善终的下场。就算是红盟会感谢他之前所做出的一切吧。可惜了。我还指望着凌杰创造奇迹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言一行,都深深的表示出凌杰无法崛起的观念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青松和叶苍龙也早早的来到现场观看这一次声势浩大的登基大典。

    两人的心思和万弘凯斯龙差不多。

    都认为凌杰没有可能崛起了。

    只有见识过这一次登基大典的盛况,才能够真正感觉到青云真人的威信,是何等的恐怖。

    叶苍龙看的紧皱眉头:“没想到啊。食言过一次,还有这么人对青云真人如此的狂热。光是这一点,凌杰巅峰时期都没办法媲美。看来,行省跌跌撞撞,风雨飘摇二十年,最后还是要回到青云真人手上了。我们这些人,都只是青云真人的工具和嫁衣罢了。”

    青松道:“在来汉江之前,我虽然久闻青云真人的大名,但并未真正的感觉到他的声势有多大。如今这两次登基大典,我着实是感受到了。”

    叶苍龙苦笑:“此刻最难受的,只怕是凌杰了。他耗费千辛万苦组建红盟会,眼看就要登顶。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青云真人,把他所有的成果都无情的剥夺掉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脸叹息,半晌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行省数万武界高手都在中央大广场等待着青云真人的出现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的青云真人却不在玄清门,而是一早带着元甲和尚来到了宁古塔。

    其实是元甲抬着一个很大的轿子翻山越岭来到此地。黑色的轿子全部密封,外人怎么都看不到里面的景象。

    里面是什么?

    太岁树。

    以及坐在太岁树上的青云真人。

    青云真人无法离开太岁树而独立存活。必须靠着太岁树的滋养才行。

    好在元甲身强体壮,扛着这么大一顶轿子翻山越岭,丝毫不觉得疲劳。

    青云真人老神在在的坐在轿子里,时不时的问一句到了哪里,很是悠然自得。这极大的激发了元甲心中的不满情绪。

    大爷的,你真是舒服啊。

    其实元甲之前一直对青云真人奉为神明一般。从来都是人绕任怨,不敢有任何不快的言语。而自从上次见到凌杰之后,元甲心思就有点变化了。他开始意识到,自己或许可以反抗青云真人。自己还有别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元甲,还多久到?”

    青云真人冷不丁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元甲擦拭着额头的汗水:“翻过这座山,就到了宁古塔。差不多半个小时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凌杰的生命。也只剩下最后半个小时了。这一次,我要将他碎尸万段,绝不留活口。”青云真人咬着牙,一字一句的道。

    元甲表明附和道:“师尊英明神武,击杀区区一个凌杰,那简直犹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。一会儿他就会知道,他面对的是怎样可怕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青云真人笑了笑:“他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唱一和,终于来到了宁古塔。

    只见这里一片废墟。反而在废墟的前方草地上,搭建着一个*。*外面,一对男女依偎在一起看天空的朝阳,好不快哉。

    这个男的,自然就是凌杰了。

    经过一个晚上的快乐,凌杰神采奕奕。

    青云真人笑了:“凌杰,我们终于再见面了。我应该恭喜你呢?还是应该怜悯你呢?”

    凌杰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继续拥抱着方楠,看完东方升起的红日,这才慢慢转过头来,看着坐在轿子里的青云真人:“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青云真人不以为然。好整以暇道:“哦?那你说是什么?”

    凌杰道:“你应该,敬我如敬神!”

    凌杰说话的声音不大,但却透露出一股极其锐利的气息。

    令人本能的感觉到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青云真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,当下掏了掏耳朵,一副懒散蔑视的神情:“没想到啊,一段时间不见,你居然越来越不知天高地厚了。现在胆敢对我不敬?凌杰,谁给你的胆子啊?”

    凌杰缓缓站起身,负手而立,静静的看着前方的青云真人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那眼神,仿佛在看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青云真人道:“小子,你身上的一切都是我教给你的。我对你了如指掌,而你对我却一概不知。你还想和我对抗?”

    凌杰还是没说话,而是点燃一根艳,静静的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青云真人道:“我实话实说了吧。我要剥离你体内的宝树王,为我所用。这就是我当初培养你的目的,也是我此行要做的事情。你应该感念我的恩德,自愿把宝树王拿出来交给我。以报我的授业之恩。”

    凌杰道:“报恩?”

    青云真人老神在在的道:“不错。感恩之心,每个人都应该这样不是么?”

    “我报妮玛。如果你不这般别有用心,我自然会感念你的恩德。但是你用心叵测,实在叫人厌恶。恩?等你死了,我多给你上几炷香就是了。”凌杰可不傻。青云真人都这副嘴脸了,还想着用大义给凌杰施压。

    凌杰要是答应的话,那就是脑子进水了。

    青云真人一点儿也不感觉奇怪,喃喃自语道:“也罢了。我就知道你自私自利。你不同意也没关系,我自己来取就是了。不过,这样的话,你就痛不欲生了。”

    凌杰夹了口烟,深深道:“青云真人,我给你一个忠告。到此为止吧。不要再妄想着踩着我的脑袋复位。你曾经的确为三江行省做了不小的弓弦。但你这一次的选择如果做错了,你过往二十年的筹谋,也就尽数白费了。好好的在地宫内苟活,不香么?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青云真人大声咆哮道:“你一不过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工具。也敢这样和我说话?”

    凌杰叹息不语。这时候方楠从*里面拿出一个茶桌,两张凳子。还有一套茶具。蹲下身泡茶。

    凌杰顺势在一个凳子上坐落,随后端起茶杯,轻轻的抿了口茶:“青云真人,我们之间恩怨不浅。今天,是时候了结了。坐下,喝杯茶。或许,我们有很多话,要聊聊。”

    青云真人冷哼一声:“你岂有资格和我平起平坐?”

    凌杰道:“你所求的,无非就是宝树王而已。还想继续执掌大权。你利用我除掉黑龙谷,为的就是给你出山寻找一个理由。否则,有黑龙谷在,你不敢出山。你的障碍,我都帮你抹除掉了。那么,现在我的障碍,你是否愿意帮我抹除呢?”

    凌杰一边喝茶,一边不紧不慢的说。

    青云真人还是不肯就座。

    凌杰轻声道:“二十年前,你动了黑龙谷的逆鳞,被符箓老人惩罚。从此苟且偷生。你以为你躲藏的很好,却不知道有一个人知道你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凌杰越说,青云真人越加吃惊。

    之后,凌杰道:“整个人,就是千佛寺的方丈。”

    嘶!

    青云真人终于意识到了什么,身体哆嗦了一下,然后在凌杰对面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凌杰说出来的秘密,让青云真人感到歇斯底里的震惊。

    这小子,还是之前的那个小子么?

    霸婿(又名:不败战神 )无错章节将持续在青豆更新,站内无任何广告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青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