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气阁 > 绝色娇女(重生) > 8.第8章

8.第8章

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打斗声渐渐停了,男人将她的头挪出来,手下几乎称得上是温柔的动作,为她擦干了眼泪。

    声音低沉又温柔:“别哭了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眨眨眼,对方的轮廓出现在眼中。

    坚毅的下巴,俊眉修目。

    是何景明。

    “何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何景明声音温柔道:“是我,别怕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再眨眨眼:“你真的是何将军?”

    可何将军不该是高高在上目下无尘的吗,为什么这么温柔。

    何景明忽而一笑,那样的场景,仿佛是三月桃花开放在冰天雪地里。

    美的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宋语亭甚至忘记了说话。

    前世在镇国公府的时候,有人说她貌美太过,是祸水之像,可何景明这般相貌,就算真的是祸水,也该是他才对。

    那些人还敢倒打一耙,说她会祸害何景明。

    他道:“不是我还能是谁?”

    少女还待在他的怀里,柔软的身体紧紧贴着他的,她仰着头,芬芳的呼吸仿佛烫在灵魂上,隔着坚硬的盔甲,何将军都觉得浑身发烫。

    仿佛,有了些不可言说的反应。

    真想……

    他甩开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宋小姐,我今日来此剿匪,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,让人惊扰了你,还望小姐恕罪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软软道:“你救了我,我该谢谢你才对,结果你却向我道歉,我真是羞愧。”

    何景明浑身一僵,手下用力了几分。

    少女的声音这样柔软,带着哭泣后的沙哑,活生生能够,激起人的某种想法。

    宋语亭痛呼一声,这才注意到两人的姿势。

    她被男人困在怀里,对方强健有力的臂膀揽住她的,男人手掌上的热度,仿佛透过衣衫传到身上。

    她低声道:“小女子谢何将军搭救,将军……可否松手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她从脸颊到脖子,都变成了粉嫩的红。

    何景明呼吸一窒。

    被这种动人心魄的美景激得几乎压制不住内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连忙松开宋语亭。

    假装一本正经道:“情急之下,冒犯了小姐,还望小姐谅解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退开一步,声音还是软绵绵的:“多谢将军救命之恩,小女子无以为报。”

    何景明很想说一句,那便以身相许吧。

    可是他怕自己的孟浪吓走了这小姑娘。

    她是这样娇弱柔软,好像一朵软绵绵的白云,风一吹,就四处散了。

    让人丝毫不敢用力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分内之事,小姐不必放在心上,此处荒凉,待会儿我送小姐出去,接下来的路途,千万别走小道了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男人神色认真,又带着十足的柔情。

    她一时有些迷惑了。

    那天在书房外,这个男人推开门,冻死人的目光还留在心里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却像一个翩翩公子。

    何景明忍不住伸出大掌揉了把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小姑娘迷糊的神情,就像讨糖吃的孩子,天真又可爱。

    可她那么美,放在何景明这种别有居心的人眼里,竟是无端端带了些诱、惑的味道。

    宋语亭愣住了。

    头上的触感如此真实,昭示着这个男人真的揉了一把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除了爹爹,再也没有人这么摸过她的头。

    可是竟然在毫无防备之下,被人偷袭了。

    她想生气。

    但是何将军刚刚救了她,因为这么点小事发脾气,仿佛不太好。

    宋语亭心里纠结。

    何景明的眉头,却和她的心一样纠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手带着热气,触上宋语亭的脖子,那里被勒红了一片吗,看着尤为可怜。

    “疼吗?”

    宋语亭下意识点头:“疼。”

    带着鼻音的撒娇语气,让何景明忍不住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从怀里掏出盒药膏,“你坐下,我给你上药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劳烦何将军。奴婢来就好。”嬷嬷从别处跑过来,满脸的感激,想伸手接过来。

    何景明手臂一扬,避开她伸过来的手,冷淡道:“这药膏要有用,需得使力,你没有力气,也只是耽误你家小姐的伤势。何况,我与宋将军交好,算是宋小姐的长辈,不必担心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听见这话,猛然抬头看他,眼里尽是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前世的夫君,今天站在这里说:“我是她的长辈。”

    怎么想都觉得非常奇怪。

    难道,她还要叫他何叔叔吗?

    宋语亭甚至没反应过来拒绝何景明,就感受到男人粗糙的手指划过脖子,大小适中的力气,不疼不痒,非常舒服。

    宋语亭仰着头,刚好能看见男人认真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低着头,滚烫的呼吸几乎喷在脸上,眼中是一种很温柔很温柔的疼惜。

    宋语亭不知不觉,就悄悄红了脸。

    半晌,男人松开她。

    “好了,以后再抹两次药就没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从男人掌心里结果那瓶药膏,指尖相触时,她感觉自己好像被烫了一下。

    热热的滋味,直直流淌进心里。

    何景明道:“上路吧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回过神来,微微点头:“谢何将军。”

    嬷嬷站在一边,心里头警铃大作。

    何景明的名声,她比小姐清楚,外面的男人没有人拿到小姐跟前说,却没少跟她讲。

    何将军冷酷无情是出了名的,今天这情形,肯定是打起了自家小姐的主意。

    眼看着,小姐也要被打动了,这可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何将军这样的,怎么配得上她家小姐。

    何景明的副将比她更懵。

    难怪将军肯帮宋将军解决北岭坡的事,原来是看上了人家闺女。

    这女婿帮老丈人干活,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就是想不到,他们将军这种千年的寒冰,竟然被宋小姐化成了绕指柔。

    果然,英雄难过美人关。

    宋小姐姿容绝色,他自然只能遥遥仰望。

    若是有人跟何将军一样,身份贵重,只怕也不会舍得放弃这等佳人。

    不过直到今天他才相信,真的有百炼钢化成绕指柔的说法。

    宋语亭被何景明送上车,她坐在马车里,听见外面何景明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在和人说话,声音低沉听不清楚,可是却像是响在耳边,传入心里。

    她抱着马车里的枕头,心里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前世的时候,自己一直盼着有人来救自己,一直盼着这位世子夫君早日归来。

    可是盼来盼去,都没等到那一天。

    今天陷入这样的场景,她以为死定了,那种绝望的境地下,这个人却将她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将她从修罗场里拉出来。

    其实那个瞬间,在宋语亭心里,是和前世重合了的。

    就好像是在喝下那杯毒酒之后,有人归来,用温暖的怀抱,救了她。

    将她从无边无际的黑暗里,引向光明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仿佛前世那些不堪入脑的记忆,都变得无足轻重了。

    其实……她也只是在期盼,有人救她一命罢了。

    前世的何景明没做到,可这一世,他却提前到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弥补前世的遗憾。

    宋语亭觉得,自己前世所有的悲伤,都在那一瞬间化作了粉末。

    她终于等来了自己的救赎。

    宋语亭脸上出现一丝如释重负的神色。

    看在嬷嬷眼里,就是宋语亭想通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想起何景明说:“我是她长辈。”

    小姐难道是想通了,觉得她跟何将军并不是长辈和晚辈的区别。

    嬷嬷小心翼翼道:“小姐……你觉得何将军这个人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宋语亭道:“何将军救了我,是我的恩人,自然是好的,嬷嬷为什么这么问。”

    就算前世死在镇国公府,凄惨无比。

    她也不能昧着良心说这是何景明的错,更没办法说,今天在危险境地救了她的何景明不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嬷嬷斟酌道:“小姐,奴婢听说何将军此人,冷酷无情,可止小儿夜啼,实在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的传闻罢了,今天嬷嬷你也看见他了,何将军虽然性情冷漠,却着实不是个恶人,这样的话,日后不要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嬷嬷闭上嘴。

    宋语亭轻轻合上眼睛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总之,心里头盛满了那种说不清楚的感情,就好像是冬天的暖阳下,懒洋洋地一觉睡醒,那种幸福感。

    而何景明。就是无尽寒夜里,突然出现的阳光。

    车队驰入官道。

    何景明策马过来,扬声道:“宋小姐,何某先回去了,小姐一路小心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掀开帘子,两人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宋语亭张口。

    “何将军,你……为何不回京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