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气阁 > 绝色娇女(重生) > 22.第22章

22.第22章



    “这是我家二孙女,自小长在北疆,听闻我病了,特意回来的,你们没见过她,不认识也正常。”老太太细细解释道。

    这样说,也是为宋语亭扬名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好看的丫头,这通身的气度,颇有几分贵妃娘娘的风范,难得还那么孝顺,老太太有福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你家的孙女才好呢,我比不上你有福气。”

    两个老太太寒暄一通,互相吹捧了几句,又互相谦让着坐下。

    小姑娘们没有座位,自然只好站在长辈后面,看长辈说话。

    一会儿工夫,好奇宋语亭的人来了一波又一波。

    听闻这位绝色美人是北疆宋将军的女儿,所有人都很识趣的夸赞一波。

    宋语亭只管微笑着接受人们的赞美。

    早就习惯了,在北疆的时候,别人更加捧着她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今日的寿星,南王太妃才在几个儿媳孙媳的搀扶下来到正堂。

    南王府的男丁们也进来拜寿。

    厅内未嫁的小姑娘都被送进了屏风后,隔着薄薄的屏风,宋语亭小心翼翼往外看。

    为首的是南王,身后的年轻男子,大约是南王世子。

    宋语亭皱了皱眉头,觉得这世子有些许眼熟,又想不起在何处见过。

    她悄声问宋语珍:“这世子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出口,被宋语珍一把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“别瞎说啊。”

    南王世子是京中无数小姑娘的梦中情人,谁都喜欢他,他谁都不喜欢,宋语亭话一说出口,恐怕要被人当情敌。

    她又生的国色天香,只怕要成为贵女们的劲敌。

    宋语亭心有余悸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京城里的女孩子,都这么可怕的吗?

    她只是想问问,这世子是不是去过北疆而已。

    轮到世子拜寿,年轻男子开口道:“孙儿祝祖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。”

    声音传到耳中,宋语亭悚然一惊,死死盯着他。

    是那天晚上,那个黑衣人!

    这个声音,简直一模一样!

    后来他告辞的时候伪装了一下,可之前威胁她的时候,却是这个声音。

    可南王世子……为什么会落到那个境地呢?

    南王世子面无波澜地看了眼屏风,里面传出千百道灼热的目光,已经让他没什么感觉了,今儿,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怪怪的。

    屏风后的一阵骚乱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往这儿看了,说不定是在看我。”

    “别胡思乱想了,我听说南王要给世子定亲,是陈希蕊,世子八成以为希蕊在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还没定的呢吗,说不定南王就变卦看上我了,陈希蕊哪儿配得上世子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:……

    你们京城的小姑娘,都是这样的吗?

    她悄悄往宋语珍身边缩了缩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男丁走完了,这群小姑娘才得以重见天日,跟着太妃一起移步到园子里,听几出戏文。

    南王府的小郡主就来招呼同龄人去玩游戏。

    京中贵女是很捧着这位小郡主的,都想着通过小郡主嫁给世子,或者就是不敢得罪她。

    除了惠希欣长公主家的小郡主敢跟她正面杠。

    这会儿一群人就围着小郡主笑闹起来。

    宋语亭悄声道:“语珍姐姐,郡主的名字封号,都是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淑音郡主,小字茵茵。”

    耳边响起一个陌生的女声。

    宋语亭回头,就看到宋语珍微微施礼道:“淑媛郡主。”

    她回头跟宋语亭介绍道:“这位是惠欣长公主之女,淑媛郡主。”

    淑媛郡主和善一笑:“我叫沈圆,若是不嫌弃,唤我一声圆圆便罢。”

    今上给侄女外甥女取封号很随意,都是拿辈分加名字的谐音随意赐的。

    宋语亭也道:“郡主安好。”

    淑媛郡主看她,不太在意称呼问题,问道:“你是从北疆回来的?”

    宋语亭点头,疑惑地看向她。

    难道这位小郡主,也想听听北疆的风光?

    可是淑媛郡主却道:“那你见过何景明何将军吗?”

    宋语珍心里一跳。

    宋语亭是闺阁女儿,怎么能见过外面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郡主说话,忒不讲究了点。

    她还没想好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宋语亭却点头,果断道:“见过的,何将军曾经救过我。”

    也没什么不好承认的,北疆那地界不比京城太平,你救过我我救过你,本就是常事。

    淑媛郡主笑语盈盈。

    转口道:“我看宋小姐有缘分,以后可要常来往才好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倒也不怯场,落落大方道:“多谢郡主厚爱。”

    淑媛郡主笑着点点头,转身和女伴走了,走前却上下打量了她一通。

    眼神里有些莫名的光彩。

    宋语亭心下奇怪。

    这满院子的小姑娘,她可不信这郡主殿下是真的看她有缘?

    难道是长公主府也想拉拢贵妃娘娘或者爹爹。

    可惠欣长公主已经显赫至极,她可不敢给爹爹找事。

    不然让圣人以为爹爹有意拉拢权贵,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在北疆的时候,副将们常说功高盖主,兔死狗烹,做人臣子的,还是要低调一些,岂能说和权贵如此亲近。

    宋语亭挽住宋语珍的手臂,低声询问道:“姐姐,这郡主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宋语珍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等回去问一问祖母吧。”

    宋语宁却悄声道:“我听说公主府的世子,最近正在择妻,语亭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宋语珍捂住她的嘴,无奈低声道:“不许瞎说,语亭和世子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宋语宁自知失言,默默闭紧了嘴巴。

    女儿家清誉要紧,的确不可胡言。

    可她觉得那郡主看宋语亭的眼神,总有些怪怪的,像是在打量,又像是在评点。

    若不是要给哥哥相看,郡主岂会如此失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