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气阁 > 绝色娇女(重生) > 32.第 32 章(二更)

32.第 32 章(二更)



    难怪韶阳看直了眼。

    若不是知道韶阳喜欢她, 恐怕他作为一个男人, 也要心动。

    没见一向沉稳的何景明看了她一眼, 便走不动路了。

    太子眨眨眼:“大表哥咱们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看上的姑娘,即将变成表弟媳妇儿了, 很心塞。

    还是眼不见为净的好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宋语亭跟宋语宁听见了何景明几人的谈话,心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。

    很不好意思, 有点被人觊觎的恼怒, 却仿佛还有一丝窃喜。

    难怪他突然说不让自己叫叔叔了, 原来是……。

    可是他既然那么早就喜欢自己了, 上次见面还非说是长辈。

    是了, 若是不那么说,那天嬷嬷肯定不许他靠近自己, 他就不能给自己上药了。

    宋语亭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, 只能想着,这个看似冷酷严厉的何将军,原来也是那么有心机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第一次见面, 难道不是在书房那次吗?

    他居然跟别人说是在去年就提亲了。

    他去年的时候, 恐怕还不知道有个自己吧。

    她脸上带着红霞,宋语宁很识趣地什么话都没问。

    这里人多耳杂的,万一说点什么, 被别人听去了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挽手在林子里转了一大圈, 等宋语亭心思平静了, 这才回到人群里。

    宋语珍正拉着宋语如的手和几个小姐妹说话, 见到她们回来, 便笑道:“你们两个可算回来了,我们准备玩个游戏呢,快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游戏?”宋语亭含笑道,又低头看着粉雕玉琢的宋语如,“语如有没有听大姐姐的话?”

    宋语如不想搭理她,但是看看周围的人,便奶声奶气道:“二姐姐,语如最听话了。”

    若是在外面显得跟这位二姐姐关系不好,回去祖母肯定又要罚自己,她算是怕了。

    得罪不起这位心机深沉的姐姐。

    “语如真乖。”宋语宁也笑,“等回去姐姐给你买糖葫芦吃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四姐姐。”

    旁人看她们姐妹和乐,便笑道:“真是羡慕你们姐妹多的,不像我家,平日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宋语珍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淑媛郡主不在,这群人里说话的是个美貌的蓝衣姑娘,正是那位定下的太子妃,周相嫡女周如双。

    众女都知道她要进东宫,是以都敬着她,任由她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那边开了宴席,要玩飞花令,宋小姐来吗?”

    周如双是京城著名的才女,跟人聚会都是要一展文采的,可是很多人家里都讲究女子无才便是德,常常会出丑,又不敢说什么。

    毕竟人家家世高贵,周相的女儿,她们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可宋语亭的父亲宋将军现在是武将,曾经亦是惊才绝艳的探花郎,教养女儿也很用心,是以宋语亭并不觉得有什么难的。

    她微微点头:“来。”

    为了融入这个圈子,她也不可能不来。

    姑娘们一同到了开席的地方,分别坐定。

    周如双便道:“这飞花令姐妹们都熟悉,咱们姑娘家不宜饮太多酒,今天拿的是我家珍藏的桂花酒,不上头的,咱们图个乐呵。”

    “如双真是贴心。”淑媛郡主远远走来,“周家的桂花酒我知道,清香扑鼻,今儿大家有口福了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谬赞,待会儿你们都尝尝,我反正非常喜欢。”

    淑媛郡主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含笑道:“如双今儿玩什么?”

    “飞花令,郡主要来吗?”

    “来呀。”淑媛郡主眼波流转,“咱们自己玩倒无聊了,你们等我把我两个哥哥叫来。”

    女孩子们的眼睛便亮起来。

    满京城的贵女都在这里,谁也不担心名声的问题,大不了大家共沉沦。

    能够跟沈世子和何世子一起同桌共饮,日后想起来,也够开心的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淑媛郡主拉了三个男人过来。

    众人看见,连忙起身行礼:“拜见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太子看着一群有些拘谨的小姑娘,瞬间有些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刚才明明还好好的。

    他扫视一圈,无奈叹口气。

    唯一不怕他的,除了那个满脸通红的宋语书和他未来的妻子周如双,就只有那个貌美绝伦的宋语亭了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

    好在周如双长的也很好看。

    “大哥二哥,太子殿下,我们要玩游戏,你们来给我们做裁判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淑和呢?”

    “淑和姐姐带着淑慧她们回宫了,我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。”淑媛郡主回了句话,就让人搬了椅子给他们几人。

    太子点点头,率先坐下。

    何景明二人也跟着坐在一边,他的目光,却只盯着宋语亭。

    她真的很好看,在人群里尤甚,白皙透亮的肌肤,宛如上好的羊脂白玉,散发着莹莹光辉。

    低眉浅笑时,更是如同冬日梅花,美丽动人。

    只是突然被人打断了思绪。

    太子托腮,低声道:“父皇对我真好。”

    何景明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。

    周如双站在那里,浅蓝色的衣裳衬的她清雅绝伦,带着淡淡的忧郁气质,很是勾人眼球。

    就算是联姻,也选了最好看的周如双。

    比他的兄弟们那些歪瓜裂枣好多了。

    “舅舅打小就疼你,为了让你地位稳固,贵妃娘娘那般得宠,都至今无子,你说人家好好的女人,还能不会生吗?”

    沈世子没什么喜欢的人,对姑娘家的活动也没兴趣,纯粹是陪着两个兄弟过来的。

    听见太子这么说,当即就回了句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是宋贵妃的问题,她也很难在宫中一枝独秀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心知肚明,陛下允许别的不得宠的妃嫔生孩子,是因为他们威胁不到太子的地位。

    可陛下很喜欢宋贵妃,若是她的孩子,自然也会多三分偏爱,再加之贵妃的枕头风,万一自己想不开,那对太子太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所以那个至高无上的男人,宁可拿皇后之位补偿宋贵妃,也不肯给她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所以啊,你还是好好孝顺舅舅,跟贵妃娘娘好好相处,别让舅舅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最近已经很老实了,都没有给她难堪。”

    虽然以前贵妃有父皇护着,他也没能真的让人难堪,但是梁子到底结下了。

    他以前怨恨贵妃夺了母后的宠爱。

    其实该贵妃讨厌他的,因为他,贵妃才一辈子没孩子,这对一个女人来说,实在是太残酷了。

    难过那女人这么多年盛宠,在宫里对父皇的态度却是不咸不淡的。

    大概也是被伤了心。

    何景明不乐意听他们说这些,无奈道:“行了,淑媛叫你们来干嘛的?小心待会儿她跟你们闹。”

    两个男人听见这话,不约而同看了眼淑媛郡主,乖乖坐直身体。

    贵女们有的读书少,但是玩个飞花令还是不成问题的,这会儿已经到了第二轮,还是没有人被罚酒。

    到了宋语亭跟前,太子坏心陡起,突然高声喊了句:“诶哟喂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众女连带着宋语亭都转头看他,眼见时间一到,太子笑道:“宋小姐,时间到了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一愣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这位义正辞严的太子殿下,连何景明二人都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太子道:“宋小姐该不会想耍赖吧?”

    宋语亭便明白了,感情这位太子殿下是故意欺负她的。

    宋语亭仰头冲他一笑,明媚的笑颜令对方有一瞬间失神。

    她拿起酒杯:“愿赌服输,当然要喝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便拿起酒杯,喝完了满杯酒。

    那酒虽不上头,但宋语亭脸上还是泛起了淡淡的红晕。

    太子整个人愣住。

    何景明脸色一沉,脚下用力,狠狠踩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太子看一眼何景明黑沉的脸色,默默吞回去自己的呼痛声。

    情不自禁什么的,也不能全怪他啊。

    你自己不也是看的目不转睛吗?

    周如双脸色也不大好。

    她要嫁给太子,自然知道了太子的品行,东宫里面有七八个绝色无双的美妾,个个都是尤物。

    太子最好色的一个人,难不成是看上了这宋家二小姐?

    她看了眼宋语亭,又放心了。

    宋将军嫡女,怎么着都不会做侧妃的,太子再喜欢也只能肖想罢了。

    反正陛下圣旨都下了,没有任何反悔的余地。

    宋语亭觉得自己有些晕了。

    她酒量一直不好,喝的时候不觉得如何,过一会儿便上头了。

    宋语珍敏感地发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低声问道:“语亭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宋语亭摇摇头:“姐姐,我头晕。”

    一直看着她的何景明自然关注到这一点,他看着宋语珍扶起宋语亭,对在座的贵女们道:“舍妹不大舒服,我先带她去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何景明站起身,大步走到对方面前,伸手接住宋语亭,淡然道:“我送宋小姐回府吧,她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宋语珍有些踌躇。

    她难得出来,自然是不想这么快回家的,但是把醉酒的妹妹交给陌生男人,也未免太不负责了。

    何景明也不急,只等着她回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