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气阁 > 绝色娇女(重生) > 49.第 49 章

49.第 49 章



    哈哈哈哈  红梅白瓷, 景色动人。

    宋语宁赞叹道:“我还想着用个印梅花的瓶子, 结果这简简单单的,才是最好看。”

    雪原抱着花瓶,插口道:“小姐在北疆的时候, 梅花不易存活, 就拿着白瓷盆装了土,放在花房里静心培育,那景象, 比这还好看。”

    底下一排洁白如雪的瓷盆,上面是艳红粉红的花朵。

    宋语珍一想就心动了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个好法子。”

    夏日里百花绚烂, 用这法子, 说不定还能做出白雪繁花的盛景。

    宋家富贵不凡, 名贵的官窑瓷器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若是种花,普通的瓷器也花不了几个钱,小姐们要折腾, 宋家自是一掷千金。

    几个小姑娘抱着花枝进屋。

    “祖母, 看我给你带了什么?”

    宋语亭率先邀宠,凑到老太太身边腻歪道:“祖母看看喜欢不喜欢?”

    老太太看着那花枝灿烂, 放在鼻尖轻嗅。

    “语亭的心, 真是奇巧。”

    其实,还是贴心,心里面想着她吧。

    像语珍这般细心, 也没有想过去赏花看柳的时候, 给她带回来一二。

    只有语亭。

    老太太心软如棉花。

    “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再拿财物给宋语亭, 她觉得这是侮辱了这冰清玉洁的小孙女。

    语亭拿真心对待自己,自己也该拿真心回报她。

    宋语亭笑容如花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够逃脱她的精心算计。

    低眉顺眼讨好老太太算什么,能得到实惠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老太太看着几个孙女年轻娇嫩的脸庞,温声道:“你们几个怎么突然回来了?”

    宋语亭道:“想祖母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嘴甜。”

    宋语宁悄悄看了眼嫡姐。

    这个姐姐,不知道心里有没有不平衡?

    二姐姐来势汹汹,她们姐妹四人,显然只有被吊打的份。

    如今,大伯父还未回京呢。

    待大伯回京,二姐姐在家里,就真真是一枝独秀了。

    宋语珍当真没想这么多。

    她第一天见面就极喜欢宋语亭,这个妹妹也是娇气却善良的性子,比家里的其他姐妹更合心意。

    至于祖母,祖母疼爱她十几年,不是别人能撼动的。

    宋语宁学着宋语亭的样子伏在老太太旁边,撒娇道:“祖母,娘跟您说什么了?能告诉我们吗?”

    老太太怔了怔。

    语宁是庶女。

    她是担心二太太在拿她的亲事做妖吧。

    “是我寿宴的事,语宁年纪也大了,是时候相看人家了,等那天我便好好瞧瞧,你别害羞。”

    宋语宁吃惊地抬头。

    祖母的意思,是要管她的亲事了。

    她心里满满都是欣喜,嫡母一向厌烦她,只怕要把她嫁给个贩夫走卒,而祖母……至少不会害自己。

    她看宋语亭的眼光也真心实意了很多。

    二姐姐虽然抢了她全部的风头,但是多少风头,都比不上老太太松口说的这句话。

    大姐姐哄着老太太的时候,何曾有这种效果。

    嫡母的女儿养的好,祖母自然念着她的好处,二姐姐却撕开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让祖母看到,宋语宁这个孙女也需要她的庇护。

    宋语亭冲她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宋语宁握紧了手帕,含羞带怯道:“祖母就爱拿人家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却是不肯说一句推拒的话。

    万一……祖母不帮忙了呢?还是不要作死了。

    就等着祖母寿宴,说不定当真能寻到如意郎君呢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宋家人盼着盼着,转眼就到了老太太的寿宴。

    这日天气晴好,暖暖的冬阳挂在天空中,洒下淡淡的暖色。

    宋家的寿宴不输给南王府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花木上,扎满了绢布做的假花,远远看去,还是姹紫嫣红一片。

    同样是公主郡主,各家王妃诰命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宋家三位太太唯有二太太出身好一些,应对大场面也便得心应手,这偌大的担子,全压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宋语宁姐妹便负责接待同龄的小姐妹,其实,也全是上次在南王府那群人。

    淑媛郡主早早和惠欣长公主到了,见了人就握住宋语亭的手,对长公主道:“母亲,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宋小姐,是不是很好。"

    惠欣长公主看着她,微笑道:“你可算看对个人了,你叫……语亭对吧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屈身行礼:“小女拜见长公主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,淑媛就交给你们了,她一向调皮,你们多多担待。”惠欣长公主扶着女官的手,笑得雍容大气。

    “母亲,我才没有调皮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嗯嗯,随你怎么说,我先去见老寿星了。”

    长公主的语气十分敷衍。

    淑媛郡主跺了跺脚。

    母亲总是这般不给自己面子。

    宋语亭温柔笑着,并不言语。

    淑媛郡主转头握住她的手:“语亭姐姐,你可不能嫌弃我,我最乖巧了。”

    “臣女岂敢。”

    “语亭姐姐可别这么客气,我和母亲都特别喜欢你呢。”淑媛郡主比那日在南王府热情了很多。

    宋语亭笑道:“实在是臣女之幸,郡主先坐吧。”

    她拉了拉宋语珍的衣袖,让宋语珍去对付这群人。

    宋语珍自小长在京城,和贵女们都是手帕之交,无论关系好坏,都能说的上话,别人也给她面子。

    总比宋语亭两眼一抹黑的好些。

    宋语珍轻轻一笑,挽住她的手过去。

    妹妹刚回京城,该和小姐妹们好好相处,处好了之后,才能过得如鱼得水。

    有交好的小姐妹笑道:“语珍真是贴心,走到哪儿都带着妹妹,怕我们把她吃了吗?”

    宋语珍含笑:“我妹妹温和柔婉,我当然怕你们欺负她了,语亭,这位是徐尚书府上的大小姐,徐颖。”

    “徐姐姐。”宋语亭温声道,“姐姐气度非凡,我仰慕已久了。”

    这位徐姑娘她是有印象的,前世的时候嫁给了楚王做王妃,亦算是满门荣耀了。

    徐颖握住她的手,感慨道:“你说这话,当真令我无地自容了,语亭貌若天仙,我才是仰慕已久,今日得见,幸意非凡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就不要互相吹捧了,等日后相熟了,自然有的是话说。”宋语珍无奈摇头,“阿颖,我先去招待别人了,今天若有不足的地方,还望多多担待。”

    徐颖点头:“我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祖母寿宴,整个宋家当然都是繁忙的,相熟的人家都会自觉让道,不给人添麻烦。

    宋语珍这才安心带着妹妹去各处交际。

    屋内。

    淑媛郡主和淑音郡主相对而坐,两人看着气氛不怎么好,互相瞪着对方,神色冷漠。

    宋语亭心里咯噔一声。

    今日是祖母的好日子,若是这二位闹出不可收拾的场景,就难办了。

    宋语珍浅笑着走过去:“是谁惹两位郡主不开心了?家祖母的好日子,还望郡主给我个小面子,不要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宋语珍盯着两个人的反应,生怕她们发作。

    马车在二门外停下,嬷嬷先下了车,管家抹着汗跟上来,几个健壮的婆子抬着那顶小轿,一干人皆点头哈腰道:“求小姐上轿吧,否则老太太看见了,又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管家望眼欲穿地看着马车中伸出一只脚,又伸出一只洁白无瑕的手,嬷嬷伸手扶住,这下才慢慢有人探出头来。

    车上下来的少女披着银色的狐皮披风,兜帽遮住了大半张脸,唯有一双清凌凌地眼睛露出来。

    她扶着嬷嬷的手,一只脚踏上绣凳,另一只脚也慢慢移过来。

    她仪态万千地下了车,站在那里,就像是惊艳绝伦的九天仙女。

    管家心中便想,不愧是将军的长女,绝非家中几位小姐可比的。

    单是这样的风韵气度,至少也不输给宫中的贵妃娘娘了。

    宋语亭站稳身子,淡淡道:“不是我不给你面子,实在是祖母她老人家病着,你们还在搞这些小把戏,实在令人失望,若是在北疆,早被爹爹军法处置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奴才们的错,小姐教训的是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也便没多做为难,上了轿子。

    管家刚松一口气,又听轿中人道:“我带了许多东西回来,管家让人和我的丫鬟一起送到庭松院去。”

    管家非常为难,不说又不行:“二小姐,庭松院已经住了三小姐了,二太太做主,给您收拾了甘露院。”

    “宋语书……”宋语亭一向骄纵,刚想叫人把她的东西扔出去,又想起这儿不是北疆,不能任性,便道:“那先送到甘露院吧,等爹爹回京再说别的。”

    管家只觉得背后都汗湿了。

    将军的嫡女,宋家的二小姐,果然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能屈能伸,还知道拿宋将军压人。

    不管宋家如今当家的多厉害,最后还是要听宋将军的。这些人若是胆敢怠慢了她,只怕宋将军也要不愿意的。

    谁还敢为了太太的吩咐给她找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谨遵小姐吩咐。”

    轿子里终于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管家在心底里叹口气,传信的人说二小姐是娇娇弱弱的温柔千金,脾气极好,这哪里像了。

    明明是个娇贵傲气的贵女千金。

    殊不知,宋语亭心里也是有些紧张的。

    回到旧地,前世的记忆便如同潮水,避不开躲不掉。

    宋语亭还记得前世回来就是这般场景,她坐着小轿往老太太院子里去,管家和嬷嬷陪着她,唯一不同的,便是那天穿了身洁白的素服。

    记忆恍惚间重合,宋语亭镇定下来,决计不肯再重复前世的生活。

    至少,不要和宋语书闹腾,惹得祖母不喜。

    教训宋语书,要等爹爹回来之后。

    只有爹爹才会无条件宠着自己。

    轿子停在一个宽阔大气的院子门口,宋语亭被人扶下来,抬头看着上面疏阔的“萱茂堂”三个字,心中又是一阵恍惚。

    她的指甲掐进手心里,只觉得痛的厉害,人也便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宋家大小姐,宋语亭那个堂姐是唯一一个在院子里等她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语亭妹妹吧,我是你堂姐宋语珍。”宋语珍长的貌美可人,温柔典雅,看见有人踏进院门口,连忙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她握住宋语亭的手,“妹妹辛苦了,手这样冰,快随我进屋吧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微微点头,极力温柔道:“语珍姐姐好,祖母身子如何了?”

    宋语珍是二叔家的堂姐,是前世对待自己最好的人,宋语亭见到她,心里才安稳一些。

    就算是宋家,也不全是仇人。

    还有人值得她交好。

    “祖母好些了,太医说已经没那么危险了,前些日子才吓人,贵妃娘娘也请了旨意出宫,幸好祖母平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宋语珍心有余悸地拍着心口,“妹妹你回来的是时候,祖母今儿精神好,语书她们陪着她说话呢,你快随我进来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被她拉着手进屋。

    才发现哪儿是有人陪着祖母说话,明明宋家所有的女眷都在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今儿精神头不错,倚在床头上说话,顺便等宋语亭回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便听见丫鬟通报说:“二小姐到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便见宋语珍牵了个年纪相仿的小姑娘进来。

    这姑娘穿着银色的狐皮披风,头上的兜帽摘了下来,露出一张精巧至极的脸来。

    宋语亭看着满屋子的女人,心里头有些怯怯的。

    她先朝老太太行了个礼:“孙女给祖母请安。”

    然后便状似茫然地看着四周。

    老太太看着她,轻轻叹口气,冲她招了招手:“丫头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小步过去,声音温柔娇怯:“祖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爹爹带你走的时候,你还是个小娃娃,一别十几年,都长成大姑娘了。”老太太握住她的手,“还长的这么好,我像是白得了一个大孙女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祖母前世看她跟仇人一样,这辈子竟然这么温柔?

    宋语亭没敢说话,低着头装温柔害羞。

    老太太摇头一笑,“语珍,带你妹妹认认咱们家的人,语亭……这么认生可不好,都是自家人,拿出宋家嫡女的气度来。”

    倒不怪小孙女认生,北疆那地方,小孙女平日连人都见不到,自然害羞,在家里时间长了就好。

    小孙女这样,也要怪自己非让继室进门,险些害了她,不然就凭这孩子的美貌,在京城贵女圈子里,自然也是排的上号的。

    宋语珍拉过宋语亭的手,指向站在一边的三位妇人:“语亭,这是大伯母,这是我娘,这是三婶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微微道了个万福,“语亭给几位太太请安。”

    反正,她不打算叫这继母为母,还是叫太太比较好。

    宋语珍面上依然带着笑意:‘这是三妹妹语书,四妹妹语宁,五妹妹年纪小,没有过来,她叫语如,等改天见了我再给你介绍。“

    宋语亭面色不改:"两位妹妹好。“

    宋语书和宋语宁一起站起身,“二姐姐好。”

    态度却非常冷淡。

    宋语亭习以为常,宋语书不提,这宋语宁是妾室之女,一向看不惯她和宋语珍是嫡女的名头,只和宋语书玩的好。

    对自己冷淡,是早就想到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宋家二叔还有个儿子,三叔有两个,年纪都算小了,这会儿都不在家里,也没来见宋语亭。

    老太太便道:“改日有空了,把几个小子也叫来见一见姐姐,别在自己家里冲撞了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抿唇一笑:“弟弟们自然和爹爹一样英武,我像我可以认出来的,祖母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笑,老太太也愣了下。

    刚才这孙女淡淡地站着,虽然貌美绝伦,但是她本就有个绝代佳人的女儿,也无甚感觉。这会儿宋语亭一笑,她才觉得,这小孙女顾盼生辉。

    举止之间灵动风雅,绝非宋贵妃可比。

    “你才像你爹爹,真是个好孩子,你的庭松院给语书丫头住了,我这旁边的清辉院还空着,原是贵妃娘娘住的,你暂且搬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居所,我怎么能冒犯呢,还是另择它处吧。”宋语亭假意道。

    她也想住那个奢华的清辉院,那院子大的很,整理的又雅致,比二太太打扫的甘露院强多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道:“无妨,房子就是住人的,贵妃娘娘已经是皇家人,没道理再占着娘家的院子,你生的好,配那个院子才合宜,这几个丫头,我谁都没给,想来就是为了等你。"

    宋语亭只好道:“那孙女便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拍拍她的手,含笑道:“这才像我们宋家的姑娘,不要胆怯,咱们家虽然算不得一流豪门,可姑娘们却是尊贵的。”

    宋贵妃进宫的时候,宋家光景还不如现在,可她生生凭着美貌爬上了贵妃之位,成了后宫第一人。

    如今,还有谁敢看不起宋家小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