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气阁 > 绝色娇女(重生) > 55.第 55 章

55.第 55 章



    哈哈哈哈  老太太这话大有深意。

    会嫉妒的人, 本就对你不是真心实意,何必为了这样的人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宋语亭点头:“祖母,我知道了, 我不难过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,一下子便红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大大睁着,便像小兔子一样纯真可爱。

    老太太心里发软, 拍了拍她的手, 什么话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到底是委屈了, 本来是该得的东西, 却被人指着鼻子说偏心。

    语书也该惩治一番了。

    只是怎么做,还需斟酌,毕竟是奇货可居的孙女, 比不上语亭, 也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宋语书心里憋屈。

    这宋语亭也太会装模作样了, 哭什么哭,有什么可哭的。

    她是眼泪做的吗

    可是宋语书现在一句话都不敢说,老太太刚才警告地瞪了她一眼,那眼神令人心里发凉。

    宋语珍看着她, 安慰道:“你看看这哭的都不好看了, 可不许哭了,我们语亭这么好看, 不能因为这么点事就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乖乖点头, 低声道:“姐姐不生我的气就好, 我不在意别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哭泣是假的, 这话却是真的。

    她真不在意别的。

    不过是随便装一装柔弱。

    以前做错了事,这么装一装爹爹就舍不得打她了,祖母应该也一样。

    老太太看着她如此乖巧懂事,更觉得宋语书招人烦。

    自己本来看着几个孙女其乐融融在聊天,一腔好心情,全被宋语书打断了,她自然不高兴,只满脸嫌弃道:“你回去自己用午膳吧,也对你娘尽尽孝心,我这里不用你。”

    来了半上午,一句好话没说,到了饭点,先说她说偏心,又惹哭了姐姐,真是不懂事的丫头。

    难怪那年儿子回来,想带她走,结果又反悔了。

    就这个性子,和语亭养在一起,岂不是要欺负死姐姐。

    老太太更心疼宋语亭这个柔柔弱弱的小孙女了,被人欺负了还只会自责,真是个善良单纯的丫头。

    老太太慈爱地摸了摸她的头。

    宋语亭低头,眼里飞快闪过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在自己做之前,大概没有人知道,宋家娇女,也是个会有心计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反正看到宋语书吃瘪,她很开心。

    前世爹爹去世,这人没有丝毫伤心,只难过于她的亲事不如原先顺利,并因此迁怒宋语亭,没少给人难堪。

    她自然是不敢太过分的,但零零散散的折磨,也足够宋语亭记恨她了。

    宋语书顾不上老太太和宋语亭亲昵的互动,听见老太太的话,惊愕地抬起眼,脱口喊道:“祖母!”

    她不过是说了句气话,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?

    若是今天被赶出去,她再来萱茂堂,还有什么地位?

    宋语书几乎能想象萱茂堂的下人们鄙夷的眼神。

    宋家五位小姐,她成了第一个被祖母赶出门的?

    连宋语宁这个庶女都比自己待遇好?

    老太太很坚持:“语书,你回去好好反省,到底哪里不对,改天我便当此事没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宋语书只好愤愤离去。

    宋语如很小声说:“可是祖母,奶嬷嬷也说二姐姐得宠,比我好。”

    她身后站着的妇人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老太太脸色大变,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奶嬷嬷,整日间教唆姐儿这种事,你们太太就选了这种人伺候小姐,真是亲女儿,上心地很!”

    宋语亭眼神不善地看向那妇人。

    她大概也是一心向着宋语如,觉得她吃了亏。

    前天宋语如那么胆大的行为,恐怕也是这老妇人教导的。

    可也不想想,宋语如才几岁,听多了内宅阴私,长大后岂能有磊落胸怀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,才反噬了自己。

    没有人觉得,这是宋语如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这奶嬷嬷也是活该,自小跟人讲这种东西,本身就是缺德了。

    如今宋语亭自己十五六岁,嬷嬷才敢跟她讲这些事,小时候一概都是说些好事的。

    难怪老太太生气,好好的小孙女儿,被一个奶嬷嬷教唆成这样子,全然失了宋家风范,连宋语宁这个嫡母不怎么管的庶女也不如了。

    至少宋语宁不会当着人的面嫌弃别人东西。

    “祖母别为了个下人生气,五妹妹年纪小,不碍事的,这奶嬷嬷不好,打发走了再寻一个就是。”宋语珍柔声道。

    她也没把这个奶嬷嬷放在眼里,只是怕气坏了老太太。

    奶嬷嬷跪在地上,哭的涕泗横流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恕罪,我也是为了五小姐好,小姐年纪小,被人骗了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还特意举例:“前儿二小姐都敢拿一只布蝴蝶糊弄五小姐了,我也是害怕呀,万一再有人骗她可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听到这话,恼道:“前儿我没想到五妹妹也在,只带了五妹妹用不得的钗环,第二日就连忙补上了,还是我的不对了?难道我要把爹爹送的礼物给五妹妹,才不叫糊弄吗?”

    她几乎气哭了,背对着老太太擦了擦眼泪。

    老太太看着有几分心疼,安抚地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冷声道:“咱们家的小姐们自然全是好的,只某些子下人爱嚼舌根,惑乱人心,语珍说的对,打发出去吧,再给语如寻个好的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一锤定音,不再听奶嬷嬷的哭诉。

    总不能因为几句话惩罚宋语如这个小孩子,只能拿下人开涮,也当是给宋语亭一个交代了。

    宋语亭却很不开心。

    老太太现在看起来,是和她亲亲热热了,对她也比宋语书好一些,可骨子里总是带着些疏离的。

    像她哭了,爹爹都是先哄她再说别的,就连上次哭,身为陌生人的何将军都知道哄她了。

    祖母却只想惩罚人,抚慰她内心的不平。

    其实还是没有用真心。

    宋语亭是不在意这个的,但是……得到别人的心,有很多好处,她需要再谋算一番了。

    奶嬷嬷自知无望,又冲宋语如哭道:“五小姐,我辛辛苦苦奶你那么多年,你给嬷嬷求个情啊,出去了嬷嬷就没生计了,你奶兄弟都要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宋语如却脆生道:“我才不救你,你偷我的东西拿回去给你女儿,还诬陷是我弄丢了,让我娘骂我,我才不要你做我的嬷嬷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讶然。

    这奶嬷嬷,心思忒歹毒了些。

    她竟不知道,那男人走之前,还安排了人保护她。

    嬷嬷被吵醒了,第一时间看向宋语亭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”

    宋语亭轻轻嘘了一声,嬷嬷自动消音,站起身打开门,看向僵持不下的两拨人。

    嬷嬷是宋家千辛万苦请来的教养嬷嬷,通身的气度不输给寻常富户,因着宋家富贵,她吃穿用度亦是不凡。

    黑夜里打开门站在通明的火把下,在别人看去,便是一个雍容华贵的大家夫人。

    那些人一时之间,都不敢动作了。

    嬷嬷喝道:“是什么东西敢在我们小姐门前撒野,你去县令府上将人叫来,问问是怎么回事?我家小姐身份尊贵,区区一个乡绅,也敢放肆!”

    “嬷嬷何必与这等人生气伤了身子,倒是让小姐安稳歇下吧。”雪原斜睨了对方一眼,“这般放肆,会有人收拾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那帮人看到嬷嬷便收敛了几分,听到喝声,心中更是忐忑。

    这妇人比县太爷的夫人还有范,却只是宋家的一个嬷嬷,可见这宋家富贵不凡,不是他们能得罪的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误会,搅扰大娘和小姐了,我们这就告退,不敢劳烦大娘浪费心力。”

    领头的人赔笑。

    嬷嬷高高在上看了他们一眼,转身关门进屋。

    “雪原,你们也去休息吧,将军派了人保护小姐,谁敢动一指头,就等着人首两处吧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听着这话,便知外面安全了。她道:“你出来吧,人都走了。”

    衣柜里出来个人,嬷嬷当即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那男子看了宋语亭一眼,他的眼睛深邃复杂,闪着莫名其妙的光彩。

    他拱手道:“原来你是宋将军之女,今天多有冒犯,更要多谢小姐相救,来日若有需要,我定会报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