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气阁 > 绝色娇女(重生) > 56.第56章

56.第56章



    哈哈哈哈

    可是她今天却主动给了宋语亭?

    凭什么?就因为宋语亭比她长的好看?

    那庭松院本来就已经比她们姐妹几个的更好了, 她千辛万苦才抢到手里, 就打算靠着这个给宋语亭没脸,结果老太太直接给了她清辉院!

    这到底是谁给谁没脸。

    老太太不动声色地瞥了她一眼。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,就是在大儿媳去世后对儿子做了那种事, 导致母子分离多年。

    她虽然不喜欢宋语亭,可一想到这是儿子捧着疼爱的丫头,也只能忍了,万一待她不好,儿子一气之下,再走了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她盼了小半辈子, 才将人盼回京城。

    宋语亭面带微笑, 语气娇娇的,坐在老太太跟前道:“说起院子的事,我们在北疆的宅子,也有个萱茂堂, 我看着跟祖母这儿差不多,可见爹爹也是思念您老人家的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噗嗤一笑:“傻丫头。”

    她仿佛陷入了回忆。

    “咱们宋家来京城也不过三四十年,原本就是生活在北疆的, 那宅子是咱们祖宅,这京城的萱茂堂,是照着那边建的, 可不是你爹爹思念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想老家了, 可惜人老了, 也没法子回去, 这些年,也就看看你爹爹寄回来的东西以慰乡情。”

    所以,并非是宋将军思念她,而是她思念北疆。

    她的神情有几分惆怅,看看宋语亭年轻娇嫩的容颜,又笑道:“这人年纪大了就爱回忆往事,倒忘了你们年轻姑娘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道:“谁说我们不喜欢的,我最爱听爹爹说古了,可是她总爱糊弄我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瞪起眼睛,满是气愤,可老太太还是看出来其中的依恋和亲密来。

    这个小孙女,才是儿子最亲近最在乎的人。

    老太太看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宋语亭继续吐槽道:"以前爹爹还跟我说祖母很严厉,我自己要回来,差一点点就吓哭了,可是今天见到了,祖母却这么慈祥,爹爹真坏。“

    她安下心来,便知道老太太为何态度和前世全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前世父亲的死,老太太总要找个发泄的对象,宋语亭这个跟着他很多年的女儿,是最好的了。

    可是今生爹爹还活着,宋语亭是老太太的亲孙女,并不是仇人。

    老太太自然不会和前世那样,看见她就只想掐死。

    而且不管老太太喜欢她与否,为了让爹爹回来,肯定会对她好的,会用尽手段让宋语亭留下。

    宋语亭笑靥如花。

    老太太也笑:“你爹爹说的没错,我是个严厉的老太太,只是看到我们家这么美貌娇嫩的小姑娘,再严苛的人,也不舍得欺负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要上房揭瓦了,祖母不能嫌我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……”老太太发自内心笑了下,感慨道:“你和你爹爹年轻时候,还真有几分相似。”

    儿子十几岁的时候,也和这个孩子一样活泼调皮。

    后来儿媳去世,他才变了性情。

    可原来他在面对这个女儿时,依然那么风趣吗?

    老太太心中有些淡淡的感伤。

    宋语亭便握住她的手,眉眼间带着甜甜的笑意,仿佛照亮了整间屋子。

    “我是爹爹的女儿,自然和爹爹像。“

    老太太只笑不语。

    她原是不喜欢这个抢走了儿子的女孩儿的,可是现在也觉得有些淡淡的欢喜。

    儿子把她教的很好,除却有几分羞怯,别的都端庄大方,不输给任何人。

    二太太走过来,含笑道:“语亭走了一路子,想必也累了,娘,先让她去洗漱吧,等晚间的我们老爷和三弟回来了,还要见她呢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·想了想,点头道:“也好,朱砂,你带小姐去清辉院,伺候小姐洗漱,晚间再带过来见人。”

    “语亭别怕,朱砂是我的丫鬟,你刚刚回京,有个人陪着你熟悉熟悉咱家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起身道:“多谢祖母体恤,那孙女儿就先走了,晚上再来看祖母。”

    她甜甜一笑:“朱砂姑娘,你给我带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这边走。”

    清辉院就在萱茂堂旁边,宋语亭也没坐轿子,只一路走着,半路上看着朱砂问了句:“朱砂姑娘伺候祖母几年了?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奴婢今年二十,八岁就被卖进府里伺候老太太了。”

    “十二年了,那你对祖母肯定很了解,你可知道,祖母最喜欢什么?”

    她问的直接,朱砂便以为宋语亭是想给老太太送礼,巴结她老人家,便笑道:“老太太活了半辈子,什么没见过,若说喜欢的东西,自然是全家一起热热闹闹的,享受天伦之乐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轻轻一笑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这朱砂是满府的丫鬟里最会拜高踩低的一个,无利不起早,不会告诉自己的。

    至于老太太的喜好,不用问她便知道。

    今天这一遭戏,只是为了让老太太知道,宋语亭在打听她的爱好。

    这样将来做了什么,就不会被人奇怪了。

    回到清辉院,嬷嬷挡住了朱砂,客客气气道:“伺候小姐沐浴的事,实在不敢劳烦朱砂姑娘,姑娘先在这儿稍等一下,等小姐好了我们就出来,”

    朱砂皱了皱眉,心知肚明这些人不信任自己。

    但……乐得清闲,伺候老太太时时刻刻提心吊胆的,还不如现在悠闲自在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宋语亭泡在浴桶里,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莹白如玉的手臂伸出来,带出一截莹润纤细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小姐真好看,我就说老太太会喜欢你的,这不是把清辉院都给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嬷嬷,祖母哪儿是喜欢我,她是不敢得罪我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心知肚明,她用洁白纤细的手拍打着水面,轻轻叹口气。

    爹爹在世间最在意的人,便是自己和祖母了,如果她们不和,最为难的肯定是爹爹。

    宋语亭心里,也便决意,为了爹爹,忘记前世那些事情,和祖母好好相处。

    且……和祖母关系亲近了,也不至于出了家门被人欺负。

    她宋语亭也是有人撑腰的人。

    洗完澡,嬷嬷拿来一套衣裳给她换上。

    宋语亭心里有事,也没太在意,只低头看了眼那娇嫩的青碧色,是春日草木新生的颜色,清新而雅致。

    嬷嬷给她换上,便看呆了。

    门外朱砂催促道:“二小姐好了吗?老太太和两位老爷该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换了件大红色的披风,扶着嬷嬷的手走出来。

    朱砂的声音消在嗓子眼里,洗漱休整过后的女孩儿,容颜高华如明月,皎皎不可攀,大红色的衣裳,只觉得典雅贵气,不见丝毫庸俗。

    真正光彩照人的明艳女子。

    宋语亭道:“朱砂姑娘带路吧。”

    再回到萱茂堂,这里已经点上了灯,一盏盏红灯笼,倒和宋语亭身上的衣衫相映成趣。

    门口伺候的丫鬟看到她们,连忙打起帘子,喊了声:“二小姐到了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仪态款款地走进去。

    抬头只见老太太床边坐了两个中年男子,对面则站了一溜的男孩子。

    宋语亭屈身行礼:“孙女拜见祖母。”

    “语亭过来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你二叔,这是你三叔。”二太太笑道,“这几个皮猴,是你的兄弟们。”

    “语亭见过二叔,见过三叔。”她回头一笑,“我听爹爹说,家中有位堂兄,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语亭妹妹,我是宋酹。”年轻清俊的男子上前一步,拱手道。

    宋语亭一笑:“小妹见过兄长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不必多礼。”宋酹看了眼其他兄弟。

    几个男孩子一起上来:“见过语亭姐姐。”

    二太太和三太太一起笑道:“这姐弟几个倒是融洽,咱们家更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只羞涩地笑着。

    心下却是一片冷意。

    这些人,前世没有一个待她好的,唯有兄长宋酹,还算是不闻不问,剩下几个兄弟,各个都恨不得落井下石,抢走爹爹留给她的万贯家财。

    这辈子表现再好,也休想在宋语亭手里得到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反正,这些人和爹爹没什么关系,她也犯不着因为什么去讨好人。

    她只要和老太太搞好关系,再关心语珍姐姐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宋酹看着她,心中升起一丝奇怪的感觉,这个妹妹表面上羞涩温和,知书达理,可他总觉得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三老爷招了招手,笑问:“语亭,你爹爹可说了何时回京吗?”

    她一直在害怕,可还是为了将军,做出落落大方的姿态,在宋家,真正镇住了那些人。

    嬷嬷心疼地替她按着肩膀。

    “小姐辛苦了,将军要是知道,肯定要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道:“这也不算什么,爹爹才是真的辛苦,我才不会让人拖他后腿。”

    三叔是爹爹的亲弟弟,若是死皮赖脸要爹爹帮忙,爹爹肯定拉不下面子拒绝,还不如她先说了。

    反正童言无忌,她还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说完话,宋语亭换上寝衣。

    那寝衣是嬷嬷亲手给做的,蓝色的面料上绣着细细碎碎的海棠花,袖口压了一圈风毛,穿在少女身上,尤其可爱柔软。

    嬷嬷看着,心便化成一滩水。

    “小姐早些休息吧,明天还要早起给老太太请安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点了点头,软软道:“嬷嬷也早点睡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地睡不着。

    这是宋家,却不是前世那个宋家,自己也不是前世那个对什么都无能为力的小姑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