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气阁 > 绝色娇女(重生) > 70.第 70 章

70.第 70 章



    哈哈哈哈  三老爷脸色讪讪。

    宋语亭笑容依旧甜甜的, “三叔没有官职吗?为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这个三叔最是利欲熏心,宋语亭觉得, 前世八成就是他为了巴结镇国公府, 才将自己推出去的。

    她歪着头, 一双大眼睛是纯稚无辜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祖母,爹爹说我们宋家的儿郎都是英雄,为什么三叔还要靠爹爹求官。”

    宋语书讽刺道:“都是一家人, 帮忙难道不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“话不是这么说的, 语书你……”宋语亭摇头道, “爹爹在北疆浴血疆场, 何其艰辛, 这才是我们宋家男儿的该有的英姿, 生为男儿, 岂能依靠他人荫蔽。“

    她说的义正言辞。

    老太太开口道:“语亭言之有理,大儿艰辛, 你们也该自己努力,不可拖她后腿。”

    三老爷道:“母亲。,孩儿等自当以大哥为重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极为不满, 可也不敢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刚回家的小侄女儿大义凛然, 一口一个爹爹艰辛,他难道还有脸面说那种话吗?

    宋语亭笑眯眯地坐下。

    宋酹话中别有深意, 看着宋语亭, 眯起狭长的眼睛:“语亭妹妹果真是大伯父最疼爱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似是不懂, 笑容如花。

    “我听爹爹说, 哥哥也是二叔最看重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宋二老爷一直沉默着。

    这会儿方道:“酹儿,不得胡言."

    宋酹低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二老爷便极力和善道:“语亭,你跟我们说说北疆的风光吧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仰头一笑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,脱下身上的红披风,露出青碧色的衣裙来。

    老太太感慨了一下:“你这丫头,才真正是淡妆浓抹总相宜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娇声道:“我可不敢比之西子,祖母,我给大家都带了礼物,嬷嬷,你拿来吧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脸上泛起一丝惊喜。

    赵嬷嬷领着雪原,两人捧着几个匣子过来。

    宋语亭接过一个,含笑道:“祖母你猜猜这是什么,爹爹给你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垂下眼,满布褶皱的脸上有些沉思,“猜不出来,亭亭说吧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拿着小钥匙,打开那匣子,掀开盖子来。

    室内一阵惊呼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那莹莹的绿光,惊艳了所有人的眼。

    一尊翡翠玉佛静静站在匣子里,慈眉善目,嘴角含笑。

    老太太伸手摸着,“你们……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笑道:“祖母喜欢就好,这是给两位叔叔的,两把宝剑,是爹爹从夷陵人手里抢来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笑容艳若芙蕖:“哥哥,这是我给你们几个准备的东西,你们可不要嫌弃啊。”

    难怪她说这种话,那跟老太太和两位叔叔的比,实在是寒酸,只不过是一人一套文房四宝。

    宋酹讶然地抬头看她,他道:“是古墨?北疆还有这等好东西?”

    宋语亭巧笑嫣然:“不是什么好东西,我也用不着,爹爹也不喜欢这种东西,就给哥哥了。”

    宋酹动了动喉咙,轻叹道:“妹妹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他是文人,素来爱玩一方墨,这个素未谋面的妹妹,却打听清楚了他的喜好。

    别的兄弟就没有这般待遇了,正儿八经普通的笔墨纸砚。

    宋语亭自然有的是好东西,可她一点都不想拿出来给这些落井下石的人。如宋酹这般,虽然她不喜欢,好歹没多少憎恶,就全当为了和气罢了。

    兄弟中有人想说什么,可宋酹轻轻瞪了一眼,所有人都跟着消音了。

    宋语亭看了眼宋语书和宋语珍姐妹几人。

    “语珍姐姐,你最喜欢什么花儿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,我喜欢梅花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宋语亭接过嬷嬷手里最后一个匣子,打开来,里面满满的珠宝闪瞎人眼。

    宋语亭随手扒拉了一下,从里面拿出几支来,“梅花,桃花,杏花,长得都挺像的,这几支是姐姐的。”

    她塞进宋语珍手里,又笑道:“剩下的几位妹妹分吧,五妹妹不在,就不给她了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脸色僵硬了一下。

    拿满盒子的好东西,她自然是有见识的,宫里的贡品不过如此,可现在全被二房得了去。

    她原本不让小女儿过来,就是想让宋语亭知道,她们三房在家里谁也不怕,谁也不在乎,没料到一会儿功夫,被这丫头连着下了两次面子。

    三夫人嫉妒地盯着姐妹几个。

    连宋语书都有了,只如儿没有。

    这丫头回去还不得闹腾。

    “语亭,不是三婶说你,语如是你们小妹妹,你们不说让着她,怎么姐姐们分东西,带着她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见不到语如妹妹啊。”宋语亭天真道,“要不三婶把妹妹带来,我给她准备别的,我记得还有双玉镯子,挺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三夫人气怒。

    给别人的都是各种镶着宝石的珠钗,到了语如,就是双玉镯子。

    宋家这样的人家,难道还少了这种东西不成?

    她们缺的,是这种罕见的北方贡品,不是那些随处可寻的金玉之物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们如儿年纪小,用不上姐姐们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看着屋内的交锋,眼角慢慢泛起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这个孙女年轻又嫩生生的,看着娇弱柔软,可实在不是简单的,不声不响就化解了儿子儿媳等人。

    恐怕,还收服了大孙子。

    “我累了,你们都先回去吧,语亭陪我待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屋内的人陆陆续续走出去。

    出门前,宋酹回头看了眼,这个新来的小妹妹,坐在祖母床边,容颜天真无邪。

    可,还是带着些违和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想起今日种种,这北疆长大的姑娘,才貌手段,都甩了别的妹妹一条街。

    老太太认真地看着宋语亭,叹息道:“我是真没想到,你能长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没说话。

    老太太也不在意,似是在回忆往昔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以前很讨厌你,你和你娘,抢走了我的儿子,让我们母子分离多年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却难得尖锐反驳道:“祖母,您其实知道的,爹爹到底为了什么,才离京去北疆的,没有我,也会有别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不管今生还是前世,她都不该背负这样的责任,是老太太和大太太两个人的错,与她何干?

    前世老太太丧子之痛,她丧父之悲,其实都是怨着对方的,只是老太太比她多几分权势,才造成了那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老太太怔了怔:“你说的是,我早就知道错了,语亭,日后咱们便亲亲热热过日子吧,都是一家人,何必见外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本就没打算报复这个老妇人。

    至于别的人,若是安生度日,她便当他们不存在,若是要找她麻烦。

    有爹爹的宋语亭,从来都不怕任何人。

    老太太便出了口气,拍拍她的手,又笑道:“你这手绵软纤细,一看便是富贵小姐的命数,倒和你姑姑非常相似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低头看了看,“我只盼着安安稳稳,祖母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愣了一下:“是啊,安稳是福。”

    女儿在宫中至高无上,可母女相见艰难,这个女儿再也不能像幼时那样,攀着她的膝盖撒娇。

    然而,上天又给她送来了一个孙女儿。

    这个孙女儿,颇有女儿当年的风范,仪态却更胜几分。

    老太太觉得,自己仿佛看见了少女时的宋贵妃。

    对着她,便歇了厌恶了心思,慢慢有几分心软。

    “语亭去休息吧,若是丫鬟婆子有不好好伺候的,尽管告诉我,祖母为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那孙女儿告退,祖母先歇下吧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重又披上那件红色的披风,转眼又是光艳照人的艳丽女子,举手投足,便因着色彩的缘故,多了几分风情无限的意味。

    老太太心里感慨。

    真正的绝代佳人,便该如此,除却美色,还要能够掌握不同的风格。

    无论妖艳还是纯洁,都能天然无缝,纯撤无暇。

    她心里隐隐有种预感,却说不出是什么。

    宋语亭的身影也远了,很快萱茂堂熄了灯火,隔壁的清辉院亮起了灯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宋语亭站在屏风后面,嬷嬷在帮她换寝衣。

    “嬷嬷,京城果然非同一般。”她声音里带着些兴奋。

    今天是和前世全然不同的经历。

    她强撑着忍下了羞涩,一个一个驳回去那些人,学着爹爹教的样子笼络人心,真是一种奇妙的体验。

    嬷嬷声音带着笑意:“小姐很棒呢,比我想的做的都好。”

    宋语宁身为庶女,察言观色的本领比两个娇养长大的姐姐强的多,看她们懵懂无知的神情,到底也没敢说话。

    淑音郡主招呼道:“语珍来这边,咱们抽花签。”

    宋语珍拉着两个妹妹过去,含笑道:“你们又折腾着玩闹了,咱们这么多人,岂不是闹哄哄的,玩的开吗?”

    她在京里活动了很多年年,宋家嫡长女,自然是结交了很多好朋友的。

    说起话也很随意

    淑音郡主俏皮一笑:“人多才有意思,上回是你抽到了牡丹花签,我们都羡慕着呢,这次再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宋语珍温声道:“都是唬人的,你们自己写的东西,总不会真的相信吧。”

    “左右图个热闹,语珍这位妹妹,是叫语亭对吧,她刚回京城,你该带她多和我们玩玩才好。”

    宋语珍便拉着宋语亭坐下,“既如此,我们姐妹便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淑音郡主见人差不多齐了,拍了拍手:“拿花签来。”

    “今儿郡主是主家,便从郡主开始如何,咱们便不掷骰子了,姐妹们挨个抽?”贵女中年长的一位握着签筒含笑道。

    众人自然没有异议。

    淑音郡主伸手抽了一枝,众人围上去看,都笑道:“郡主刚才还羡慕语珍上次抽了牡丹,这下就是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兴致勃勃地看着。

    “在座可有八月生的,这签上写着,同月者饮酒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眨了眨眼:“我是八月生的。”

    有人给她斟上酒。

    是女儿家喝的桂花酒,没有什么劲力,宋语亭便没有扭捏地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便是贵女们挨着抽签,到了宋语珍,她伸手拿来,便是一枝海棠花。

    “繁于桃李盛于梅,语珍的手气一如既往地好,在做的桃花和梅花陪饮。”

    宋语珍温柔一笑。

    那抽到桃花和梅花的姑娘,听到这句诗,便有几分不喜。

    可是那二人都是普通贵女,想来也是无妨的。

    几人饮了酒,便轮到了宋语亭。

    宋语亭抽了一支,自己先看了一下,摇头道:“这花却不大好呢。”

    却是虞美人。

    签上写着,美人生死皆千古。

    虞美人结局凄惨,的确是不太好。

    淑媛郡主笑道:“我却觉得好得很,一则语亭貌美,二则……岂不是说将来要嫁个盖世英雄,我羡慕着呢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众人便附和道:“正是这个理,咱们小姐妹抽花签,自然都是好的寓意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抿唇一笑,只羞涩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心下却是一片冰凉。

    前世,她的结局,也不比虞姬好一丝半点。

    难道这一世,也改变不了吗?

    宋语亭神色郁郁寡欢,宋语珍自然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却只当是她抽到了寓意不好的花签不开心,耐心宽慰道:“这东西又不准,不过是玩乐之物,不必当真,我上次还抽了花中之冠,这次却换了别的,可见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低声说:“我在想别的事,姐姐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少女们游戏之中,花园侧边却走来几个年轻男子,声音清晰地落入耳中。

    满园的小姑娘,一个赛一个地脸红。

    宋语亭抬头看去,便见为首那男子披着墨色的大氅,漆黑的眉眼俊朗至极,直直往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淑音郡主含笑道:“太子哥哥。”

    淑媛郡主却面无表情,和贵女们一起行礼:“参见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太子随意瞥了一眼,“免礼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却听见一声痛呼。

    站在宋语亭旁边的红衣女子握着自己的手腕,红着脸道:“殿下恕罪,臣女扭了手腕,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收回目光,却掠过宋语亭。

    他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般绝色,他为何从未见过?

    南王世子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自然看见了那黄衣绿裙,娇嫩如花的少女。

    他不动声色地挡住了太子的目光,“殿下,这边来吧,祖母在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太子收回目光,淡淡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盯着南王世子的背影。

    她没有认错,就是那晚的黑衣人,那双眼睛,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几人走过去,一群贵女便面色不善地盯着那红衣姑娘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勾搭太子,真是有够不要脸的。

    她们都是体面人,自然不会做挖苦讽刺的事,可还是在接下来的活动中,不动声色疏远了那姑娘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宴会散去,宋语亭找到老太太,在大门外下轿时,刚好碰见南王送太子出门。

    太子看见了她,也看见了她身边的宋老太太。

    贵妃娘家的侄女吗?

    宋家绝色佳人,可惜是宋家人。

    宋家姑娘嫁入东宫,也只能做个妾罢了。

    否是宋贵妃岂不是更春风得意。

    他收回目光,手指微动。

    若是能将宋家女纳进东宫,那宋将军自然能够收入麾下,女儿和妹妹比起来,自然女儿更重要的,宋贵妃也未必能和如今一样,独宠后宫。

    南王世子目光微闪。

    他当然认出了宋语亭,这姑娘善良娇弱,自然不能落入太子手中。

    太子……太子看着俊美,衣冠楚楚,可对宋贵妃仇恨非常,对宋家女,自然也没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如今被美色所惑,待到色衰之日,宋语亭可怜地很。

    她救过他。

    若是太子想纳她入东宫,想来自己也有面子抢夺一番。

    至少,自己不会害死她。

    南王世子心里一瞬间下了决心。

    只要太子敢去请旨,他就绝不落后。

    全当是报相救之恩。

    反正他至今也寻不到喜欢的姑娘,宋小姐貌美心善,也是个不错的对象。

    宋语亭不知道有人惦记上她了,兀自想着前世的事,心里失落无比。

    可是我也没有办法,爹爹顾及母子之情,自己也不能让爹爹难做,还是努力和家人好好相处。

    除了前世落井下石的宋语书母女!

    “嬷嬷,帮我收拾行礼吧,还有些北疆的特产,也弄一点,我带去给祖母尝鲜。”

    宋将军晚上忙完外面的事情,负手走进来宋语亭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爹爹我准备后天出发,不晚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晚,辛苦我家亭亭了,等回京了,爹爹带你去吃京城里最好的食物,给你买最好看的衣裳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小孩子了。”宋语亭冲他皱皱鼻子,小巧的鼻翼轻轻扇了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