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气阁 > 绝色娇女(重生) > 92.第 92 章

92.第 92 章



    哈哈哈哈, 对的, 这是系统自动防盗章节  她竟不知道,那男人走之前,还安排了人保护她。

    嬷嬷被吵醒了, 第一时间看向宋语亭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”

    宋语亭轻轻嘘了一声,嬷嬷自动消音, 站起身打开门,看向僵持不下的两拨人。

    嬷嬷是宋家千辛万苦请来的教养嬷嬷, 通身的气度不输给寻常富户, 因着宋家富贵, 她吃穿用度亦是不凡。

    黑夜里打开门站在通明的火把下,在别人看去, 便是一个雍容华贵的大家夫人。

    那些人一时之间,都不敢动作了。

    嬷嬷喝道:“是什么东西敢在我们小姐门前撒野,你去县令府上将人叫来,问问是怎么回事?我家小姐身份尊贵,区区一个乡绅,也敢放肆!”

    “嬷嬷何必与这等人生气伤了身子,倒是让小姐安稳歇下吧。”雪原斜睨了对方一眼, “这般放肆,会有人收拾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那帮人看到嬷嬷便收敛了几分,听到喝声, 心中更是忐忑。

    这妇人比县太爷的夫人还有范, 却只是宋家的一个嬷嬷, 可见这宋家富贵不凡,不是他们能得罪的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误会,搅扰大娘和小姐了,我们这就告退,不敢劳烦大娘浪费心力。”

    领头的人赔笑。

    嬷嬷高高在上看了他们一眼,转身关门进屋。

    “雪原,你们也去休息吧,将军派了人保护小姐,谁敢动一指头,就等着人首两处吧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听着这话,便知外面安全了。她道:“你出来吧,人都走了。”

    衣柜里出来个人,嬷嬷当即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那男子看了宋语亭一眼,他的眼睛深邃复杂,闪着莫名其妙的光彩。

    他拱手道:“原来你是宋将军之女,今天多有冒犯,更要多谢小姐相救,来日若有需要,我定会报恩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翻墙离去。

    留在宋语亭记忆里的,便只剩那双眼睛。

    嬷嬷握住她的手,后怕道:“小姐……这一路实在可怕,多亏何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何将军是好人,嬷嬷不可再怀疑人家。”宋语亭微微一笑,心里并没有很怕,“好了。嬷嬷累了一天,赶紧睡吧,我也睡了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宋语亭躺在床上,却久久难以入眠。

    她脑海里还有那双眼睛。

    总觉得,莫名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想了半宿,却毫无头绪。

    宋语亭昏昏沉沉睡了过去,梦里,是令人安心的淡淡冷香。

    是那个坚硬的怀抱,带给她的感觉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接下来便是一路安稳,顺风顺水到达了京城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已经是初冬了。虽然是向南,宋语亭也没能和宋将军说的一样,脱下厚重的冬衣。

    京城的树叶也都全落了,城外是如同北疆一样的光秃秃,只是热闹许多。

    城门口有租不起摊位的农民在摆摊卖着自家产的瓜果,还有许多同样衣着简朴的人在其中逛来逛去。

    北疆的城里面,也很少有这么热闹的场景。

    宋语亭悄悄掀开帘子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前世回宋家的时候,她伤心欲绝,自然无暇顾及这些,算起来,这是两辈子以来,她所见到的最热闹的场合了。

    “嬷嬷。京城可真热闹。”她眼中尽是惊奇,声音里也带着几分惊喜。

    难怪那么多人都趋之若鹜,宁可舍弃安稳的生活,也要赶往京城来,这富贵繁华地,当真令人心向往之。

    嬷嬷笑道:“这还没有进城,城里头才叫热闹,小姐待会儿再看。”

    自家小姐长在北疆,那儿地广人稀,平日的大集会也只是稀稀拉拉几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宋语亭放下帘子,回头道:“嬷嬷,京城有什么好玩的吗?”

    除了爹爹的军营,她小时候去过之外,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“京城是一等一的富贵之地,吃喝玩乐的地方数不胜数,等小姐安顿下来了,再慢慢游玩,现在让我说,我一时半刻,也说不出呢。”

    宋家派了人在城门口接宋语亭。

    嬷嬷从马车里看了一眼,见不过是几个三等仆妇,便在车内笑道:“怎么是几位老姐姐来了,咱们小姐一路回来,风尘仆仆的,你们又不识字,万一看错眼了,岂不耽误事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仆妇自知地位低下,躬身道:“小姐恕罪,实在是家里忙乱,我们这些人虽不识字,可咱们宋家的宋字,还是能认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没说话。

    嬷嬷又道:“小姐累了,你们带路吧。”

    她回头看向宋语亭:“小姐别恼,老太太病了,想必是大太太当家,大约就是想给您一个下马威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道:“我倒是不在意这个,只是在想,咱们马车上有这么大一个宋字,为什么还有人敢找事。”

    就比如那帮子土匪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有人不识字了。”嬷嬷无奈笑道:“这没读过书,大字不识一个的老百姓可海了去了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心里确实没什么概念。

    她在北疆长大,北疆混乱,宋将军一向是不许她随意出门的,所以能够见到了,也只有父亲麾下将领的女儿,以及北疆本地的豪门望族。

    那些姑娘个个才华横溢,就连伺候的丫鬟也能吟诗作对。

    可是,竟还有人不识字。

    宋语亭感慨道:“是我之过,以前还笑话别人何不食肉糜,没想到自己也犯了这样的过错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娇生惯养,身边人也是一样,这也没什么稀奇的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摇头:“我该知道的,爹爹身为北疆将领,我却从未关系旗下百姓,实在不该,若有来日,自然要改过自新的。”

    嬷嬷也不劝,只带笑看着她,神情很是慈和。

    小姐能得将军疼爱,能被将军麾下那么多人疼爱,并不仅仅是漂亮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一个善良温柔的娇娇女,总是会让人有好感的。

    宋语亭没把继母的下马威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马车进了城门,她便悄悄透过帘子向外看。

    入目的便是一座精致的朱红色楼房,雕梁画栋,竟比得上将军府的奢侈。

    可是,这只是一家酒楼。

    马车旁熙熙攘攘挤过无数人群,宋语亭饶有兴致地看着。

    这个卖糖葫芦的,那个卖山楂糕的,还有卖烧饼包子的,各种吆喝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宋语亭看得津津有味,没有丝毫不耐烦。

    宋府位居内城,周围也是大户人家,或宅院或花园,一条街却是安静地很,和外面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宋语亭失望地收回目光,托腮道:“也不知道我也没有机会出来。”

    本朝的男女大防不算严重,甚至男女之间互相吃饭也是可以的,平日宴会游乐更是无妨。

    只不好单独相处。

    嬷嬷便笑道:“自然是可以的,等到将军回京,她宠着小姐,还能不许小姐出门吗?”

    宋将军不在,自然是不可能的,老太太和大太太管着家里的大小事,肯定不许这个看不顺眼的孩子出去。

    宋语亭单手揪着披散的头发,咬唇道:“希望可以吧。”

    前世回到宋家,到出嫁这些时日,她没能出过一次家门,对京城所有的了解,全靠堂姐堂弟的转述。

    她总渴望着有一天和他们一样自由,可到死也没等来。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宋家门口。

    有人抬着一顶青蓝顶的轿子等在门口,管家上前一步,不甚恭敬道:“请小姐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马车里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回自己家,缘何要在家门口下车,难道我是客人,我的车不是宋家的车,进不得宋家的大门?”

    她一连串的诘问,让对方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宋语亭冷哼一声,她在爹爹身边何等娇贵,就算回了京城,但是有爹爹撑腰,她也不必受任何人的委屈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管家罢了,也敢在她头上撒野。

    除非你是宋老太太,才能让她吃了亏无处说去。

    嬷嬷接口道:“谁让你们停车的,直接进去!”

    赶车的马夫是一直在北疆伺候的,自然唯宋语亭的命令是从,也不管满脸尴尬的管家,直接驱车进了敞开的侧门。

    没有人敢拦着。

    大太太虽然说了让给二小姐下马威,但人家是正经主子,谁敢动她半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宋语亭坐在马车里生闷气:“嬷嬷,你看看这些人,这京城再好,也不如北疆自在潇洒。”

    一回来就生气 ,她还真没想到,爹爹活着就有人想欺负她了。

    嬷嬷劝慰:“小姐别气,京城总归是个好地方,不能因为几哥不长眼的人,就说这种花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气鼓鼓地坐在那里,一张小脸几乎鼓起来。

    嬷嬷道:“小姐,待会儿要先去给老太太请安,您可别这幅模样,好歹想想将军,他在北疆惦记着老太太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会听话的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心里发软,拍了拍她的手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到底是委屈了,本来是该得的东西,却被人指着鼻子说偏心。

    语书也该惩治一番了。

    只是怎么做,还需斟酌,毕竟是奇货可居的孙女,比不上语亭,也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宋语书心里憋屈。

    这宋语亭也太会装模作样了,哭什么哭,有什么可哭的。

    她是眼泪做的吗

    可是宋语书现在一句话都不敢说,老太太刚才警告地瞪了她一眼,那眼神令人心里发凉。

    宋语珍看着她,安慰道:“你看看这哭的都不好看了,可不许哭了,我们语亭这么好看,不能因为这么点事就不高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