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气阁 > 绝色娇女(重生) > 100.第100章

100.第100章



    哈哈哈哈,对的, 这是系统自动防盗章节

    会嫉妒的人, 本就对你不是真心实意,何必为了这样的人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宋语亭点头:“祖母, 我知道了,我不难过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,一下子便红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大大睁着, 便像小兔子一样纯真可爱。

    老太太心里发软, 拍了拍她的手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到底是委屈了,本来是该得的东西, 却被人指着鼻子说偏心。

    语书也该惩治一番了。

    只是怎么做,还需斟酌, 毕竟是奇货可居的孙女,比不上语亭, 也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宋语书心里憋屈。

    这宋语亭也太会装模作样了,哭什么哭,有什么可哭的。

    她是眼泪做的吗

    可是宋语书现在一句话都不敢说, 老太太刚才警告地瞪了她一眼, 那眼神令人心里发凉。

    宋语珍看着她, 安慰道:“你看看这哭的都不好看了,可不许哭了, 我们语亭这么好看, 不能因为这么点事就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乖乖点头, 低声道:“姐姐不生我的气就好,我不在意别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哭泣是假的,这话却是真的。

    她真不在意别的。

    不过是随便装一装柔弱。

    以前做错了事,这么装一装爹爹就舍不得打她了,祖母应该也一样。

    老太太看着她如此乖巧懂事,更觉得宋语书招人烦。

    自己本来看着几个孙女其乐融融在聊天,一腔好心情,全被宋语书打断了,她自然不高兴,只满脸嫌弃道:“你回去自己用午膳吧,也对你娘尽尽孝心,我这里不用你。”

    来了半上午,一句好话没说,到了饭点,先说她说偏心,又惹哭了姐姐,真是不懂事的丫头。

    难怪那年儿子回来,想带她走,结果又反悔了。

    就这个性子,和语亭养在一起,岂不是要欺负死姐姐。

    老太太更心疼宋语亭这个柔柔弱弱的小孙女了,被人欺负了还只会自责,真是个善良单纯的丫头。

    老太太慈爱地摸了摸她的头。

    宋语亭低头,眼里飞快闪过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在自己做之前,大概没有人知道,宋家娇女,也是个会有心计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反正看到宋语书吃瘪,她很开心。

    前世爹爹去世,这人没有丝毫伤心,只难过于她的亲事不如原先顺利,并因此迁怒宋语亭,没少给人难堪。

    她自然是不敢太过分的,但零零散散的折磨,也足够宋语亭记恨她了。

    宋语书顾不上老太太和宋语亭亲昵的互动,听见老太太的话,惊愕地抬起眼,脱口喊道:“祖母!”

    她不过是说了句气话,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?

    若是今天被赶出去,她再来萱茂堂,还有什么地位?

    宋语书几乎能想象萱茂堂的下人们鄙夷的眼神。

    宋家五位小姐,她成了第一个被祖母赶出门的?

    连宋语宁这个庶女都比自己待遇好?

    老太太很坚持:“语书,你回去好好反省,到底哪里不对,改天我便当此事没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宋语书只好愤愤离去。

    宋语如很小声说:“可是祖母,奶嬷嬷也说二姐姐得宠,比我好。”

    她身后站着的妇人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老太太脸色大变,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奶嬷嬷,整日间教唆姐儿这种事,你们太太就选了这种人伺候小姐,真是亲女儿,上心地很!”

    宋语亭眼神不善地看向那妇人。

    她大概也是一心向着宋语如,觉得她吃了亏。

    前天宋语如那么胆大的行为,恐怕也是这老妇人教导的。

    可也不想想,宋语如才几岁,听多了内宅阴私,长大后岂能有磊落胸怀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,才反噬了自己。

    没有人觉得,这是宋语如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这奶嬷嬷也是活该,自小跟人讲这种东西,本身就是缺德了。

    如今宋语亭自己十五六岁,嬷嬷才敢跟她讲这些事,小时候一概都是说些好事的。

    难怪老太太生气,好好的小孙女儿,被一个奶嬷嬷教唆成这样子,全然失了宋家风范,连宋语宁这个嫡母不怎么管的庶女也不如了。

    至少宋语宁不会当着人的面嫌弃别人东西。

    “祖母别为了个下人生气,五妹妹年纪小,不碍事的,这奶嬷嬷不好,打发走了再寻一个就是。”宋语珍柔声道。

    她也没把这个奶嬷嬷放在眼里,只是怕气坏了老太太。

    奶嬷嬷跪在地上,哭的涕泗横流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恕罪,我也是为了五小姐好,小姐年纪小,被人骗了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还特意举例:“前儿二小姐都敢拿一只布蝴蝶糊弄五小姐了,我也是害怕呀,万一再有人骗她可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听到这话,恼道:“前儿我没想到五妹妹也在,只带了五妹妹用不得的钗环,第二日就连忙补上了,还是我的不对了?难道我要把爹爹送的礼物给五妹妹,才不叫糊弄吗?”

    她几乎气哭了,背对着老太太擦了擦眼泪。

    老太太看着有几分心疼,安抚地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冷声道:“咱们家的小姐们自然全是好的,只某些子下人爱嚼舌根,惑乱人心,语珍说的对,打发出去吧,再给语如寻个好的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一锤定音,不再听奶嬷嬷的哭诉。

    总不能因为几句话惩罚宋语如这个小孩子,只能拿下人开涮,也当是给宋语亭一个交代了。

    宋语亭却很不开心。

    老太太现在看起来,是和她亲亲热热了,对她也比宋语书好一些,可骨子里总是带着些疏离的。

    像她哭了,爹爹都是先哄她再说别的,就连上次哭,身为陌生人的何将军都知道哄她了。

    祖母却只想惩罚人,抚慰她内心的不平。

    其实还是没有用真心。

    宋语亭是不在意这个的,但是……得到别人的心,有很多好处,她需要再谋算一番了。

    奶嬷嬷自知无望,又冲宋语如哭道:“五小姐,我辛辛苦苦奶你那么多年,你给嬷嬷求个情啊,出去了嬷嬷就没生计了,你奶兄弟都要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宋语如却脆生道:“我才不救你,你偷我的东西拿回去给你女儿,还诬陷是我弄丢了,让我娘骂我,我才不要你做我的嬷嬷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讶然。

    这奶嬷嬷,心思忒歹毒了些。

    老太太不疑有他,伸手揉了揉小孙女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丫头从来没离开过父亲,思念也是正常的,时间长了习惯了,也便好了。

    回到宋府,宋语如眼巴巴地等在正堂里头,看到祖母和姐姐们回来,脸色立马带了些委屈。

    朱砂看着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五小姐的性情,她们下人很多都知道,可是若跟老太太讲,定然是讲不通的。

    小小年纪的孩子,懂个什么呢。

    “祖母,你们出去玩不带我。”

    宋语如眼泪汪汪地抱住祖母的腿,凄惨道:“祖母是不是不喜欢我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拉起她,心软哄道:“胡说,你年纪小,外面太冷了才不带你的,等暖和了咱们去护国寺上香。”

    宋语如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宋语亭淡淡看着,这小丫头真是比她还厉害,她想讨好老太太还需要做事呢,这丫头却只需哭两声。

    “语如妹妹别哭了,是不是看姐姐们做了新衣服不开心,回去姐姐拿东西给你也做一套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笑眯眯地低头看她,眼神里有些嘲讽之意。

    宋语如早慧,当即便炸了:“我才不稀罕你的东西!”

    宋语亭微微勾唇。

    果然是个小孩子,稍微一激动就想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她直起身子,一脸茫然地看向老太太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那表情,几乎是泫然欲泣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这小孙女便这般不喜欢姐姐吗?

    语亭刚回来,又是送礼物又是跟她努力交好的,这丫头……还是不懂事。

    “语如,这是你姐姐,岂能无礼!”

    宋语如说:“她看不起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宋语亭辩解,“老太太,我一心想姐妹和谐,五妹妹却这么误会我,想来是身边有人说我坏话了,不然她小小年纪……”

    宋语如喊道:“才没有人说,你就是看不起我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沉默了一会儿,淡淡道:“把五小姐身边伺候的人都送回三太太那边去,府里前些时日买了些新的,挑上来几个伺候五小姐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脸色不变。

    心里却是非常高兴的。

    她又不是任人欺凌的性子,爹爹宠着自己,不是让自己被别人欺负的。

    宋语如敢给她没脸,就要做好损兵折将的准备。

    本来想着,这丫头年龄小,活泼可爱的,没必要跟她父母一起看待,现在……歹竹生不了好笋。

    古人诚不欺吾。

    宋语珍往常最疼这个小妹妹。

    可是刚才二妹妹茫然无措的表情,实在让人心疼,五妹妹也该教养一番,不然这般不懂事,丢了贵妃娘娘的人,吃挂落的是整个宋家。

    她硬起心肠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宋语如倒是想护住自己的丫鬟,可她这般年纪,·说话是没有半点分量的。

    看到宋语亭志得意满的神情,宋语如恨不得上去咬她。

    自从这个姐姐回家,她就接连不顺。

    本以为给她没脸能让娘和祖母开心,没想到祖母那么喜欢她。

    本以为撒娇能够重得宠爱,没想到这女人三言两语害了她。

    宋语如恨恨瞪着她。

    宋语亭挽住老太太的手臂,当做看不见她,含笑道:“祖母,今儿我们看见南王世子和太子殿下了,咱们京城的男子,生的都好生俊秀。”

    “语亭有没有喜欢的?”老太太调侃道。

    ·宋语亭道:“我觉得还好吧,俊雅有余,英气不足,若说我见过最好看的人,还是北疆的何将军,就是那位镇国公世子,真是形容不出来的样貌。”

    其实今日所见的南王世子和太子,单论相貌并不算差,可却少了几分英气。

    何将军站在那里,便有杀伐之气,俊美的容貌反而比不上那通身的气度。

    而南王世子有些阴郁,太子殿下则过于圆滑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慢慢道:“镇国公世子?”

    她还是记得这人的,前些年大孙子刚刚进国子监读书,回来谈论事情的时候,就常常提及这位世子。

    那是京城一等一的风云人物。

    他还在的时候,尊贵的太子殿下也要避其锋芒。

    甚至于进宫给贵妃请安,贵妃娘娘也说了要宋酹与其交好,实在不行,也不可得罪她。

    老太太不是很明白一个小小的镇国公世子缘何如此厉害。

    可是宋贵妃的话,她还是信的。

    宋语宁睁大眼问道:“世上竟然有人比南王世子还好看吗?”

    南王世子在京城女子眼里,就是真正的美男子了。

    而那位何世子,她倒是听说过,据闻相貌俊美不凡,可没有亲眼见过,便不是很相信。

    宋语亭勾唇一笑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,我第一次见何将军,还是在爹爹的书房里,那天我悄悄爬到书房后面偷听,何将军推开窗户砸到了我的鼻子,我刚想骂人,就看见他了。”

    宋语亭羞涩道:“他那么好看,我就没忍心骂。”

    其实,只是看呆了。